零點看書 > 電影世界大奪寶 > 第三十二章 龍婆收徒

第三十二章 龍婆收徒

    第三十二章龍婆收徒
  
      在李冰琪一家三口被害的這件事情中,李成究竟有沒有出場?
  
      出場的話,又扮演了什么角色?
  
      李家這樣身價超過十億的富豪家族,竟然奈何不了一個小小的古惑仔。
  
      什么時候,香江的古惑仔這么厲害了嗎?
  
      李冰琪和李慕琪,還有她們的母親都是女人,而且是家中沒有男人做頂梁柱的女人。
  
      這三個女人或許不懂得一些東西。
  
      但是蘇揚卻知道,很多事其實都有一套隱藏起來的規則。
  
      而這套規則之下,那個古惑仔就算是醉酒狀態下,殺的人,也不可能只被判十五年的過失殺人。
  
      蘇揚之前只關注李冰琪一家三口做鬼后害人,卻沒想過她們三口為什么被害。
  
      現在有時間仔細想一下這才發現,里面真是有蹊蹺啊。
  
      ……
  
      紙扎店。
  
      龍婆和徐莫愁對面而坐,神色哀傷道:“莫愁,你是知道我這個老太婆脾氣的,我既然說了不行,那就肯定不行。你不要再勸我了。”
  
      “龍婆,您既然已經都肯開口指點了,為什么就不能收徒呢?”
  
      徐莫愁是真的不能理解,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充滿了迷惑。
  
      “丫頭,你就不要問了,去把他叫進來吧。”
  
      龍婆拿定了注意,自然不會讓徐莫愁幾句話就說服了。
  
      其實修煉中人,意志都非常堅韌的。
  
      意志力不堅韌的,也成不了修煉中人。
  
      徐莫愁也是盡人事,想多勸一勸罷了,見龍婆死不改口,只好點點頭,走出了紙扎店。
  
      “主管,龍婆還是不肯改注意。”
  
      “那就這樣吧,”黃主管也沒強求,拍了拍蘇揚肩膀,笑道:“阿明,這位龍婆功力高深莫測,符合你上次的要求,可惜她現在不肯收男弟子。不過她也答應了,你向她請教的東西,她一定對你知無不盡,把她所知道的所有道法、道術交給你。”
  
      蘇揚面對黃主管的安慰,報之一笑。
  
      自己不過是閑聊時,說了一嘴,說自己沒有師傅學習正宗道法。
  
      雜務科的人一聽,就上了心,主動幫助自己尋找師傅。
  
      這份人情,自己要記得。
  
      龍婆話里的陷阱,自己猜到就算了,就不用告訴黃主管和徐莫愁了。
  
      “那我先進去了。”
  
      “我陪你。”
  
      徐莫愁害怕蘇揚和龍婆起沖突,與蘇揚直接并肩走了進去。
  
      蘇揚
  
      可以把所有的道法道術都交給我?
  
      那豈不是說……她不是道家中人?
  
      蘇揚穿越也有三年了,也經常拜訪一些高人,對這個世界的修行體系,多少有些了解。
  
      按照地域來分,香江這邊的修煉中人,共有五個來源,分別是大陸西北、北方、南方、西南、高原五個區域。
  
      西北系主要是家族傳承,以守護龍脈的驅魔龍族馬家為主。
  
      北方系則是純陽派的道家和禪宗的佛家,他們掌管著香江的道觀廟宇。
  
      南方系主要是以龍虎山和茅山為主的道家,這些傳承以師徒傳承為主。
  
      西南系則是苗疆厭蠱、南洋降頭等邪魔外道,向來為人不齒。
  
      除了以上四系,最后一系就是高原密宗。
  
      蘇揚進了紙扎店,看到香案上供奉的幾尊神靈牌
  
      位,就辨認了出來,原來這龍婆是密宗歡喜佛一派的,難怪不肯收男弟子。
  
      對歡喜佛了解的人都知道,這一派系向來主張‘以欲制欲’,而且主張以男為主的男女雙修。
  
      對于男人來說,入了此門,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發揚封建糟粕思想。
  
      而對于女人來說,一旦修行歡喜一脈,就只能成為男人的附庸。
  
      “龍婆,這是蘇揚。”
  
      徐莫愁帶著蘇揚見到了一個頭發斑白的老嫗,老嫗的頭發一絲不茍的盤了起來,神情嚴肅,雙目如龍,看向蘇揚,輕輕頷首。
  
      蘇揚和龍婆忽然相視一笑,倒顯得頗有默契,場面一時竟然有些詭異。
  
      龍婆很滿意,對她來說,如果早些年遇到蘇揚,說不定就代替自己老公,收蘇揚為徒了。
  
      “丫頭,你出去吧。”
  
      “哦,那我走了,蘇法師,你和龍婆談吧。”
  
      徐莫愁雖然在公門做事,卻不是修行中人,看不到蘇揚和龍婆已經有過眼神交流。
  
      “龍婆,您叫我阿明就可以了。”
  
      “你也不用叫我龍婆,叫我龍姨吧。”
  
      龍婆或許是經常表情嚴肅的問題,就算是慈祥的笑著,臉部神經也沒什么變化,只有一雙眼睛透著歡喜。
  
      “龍姨,我可以拜在您的門下嗎?”
  
      雖然知道希望不大,但是該問的還是要問。
  
      “這恐怕不行,其實我已經預定下一個弟子了,我們這一派女子只能單系相傳。”
  
      龍婆溫言相告,看到蘇揚臉色露出一絲失望之色,不由開口安慰道:“雖然我不能收你入門,不過你如果真想學習,在我收徒的時候,你也可以來旁聽的。”
  
      蘇揚神色真是一念三轉。
  
      這三年來,蘇揚不知道遇到過多少高人,也多次想要拜師,可惜沒有一個高人愿意收下自己。
  
      在啃啃斑斑中,蘇揚有了現在的水平,說起來,也算是天賦異稟,但終究沒有系統的學習過,只能算是野路子出家。
  
      如今龍婆竟然允許自己,在她授徒時,讓自己旁聽,這讓蘇揚不由大喜過望。
  
      很快,兩人約定好,三天后,蘇揚過來開始聽課,蘇揚就起身告辭了。
  
      送走了蘇揚,龍婆原本舒展開來的眉宇,不僅又合攏起來,緊緊得皺著。
  
      十幾年前,香江出現一個大魔王,歡喜佛一脈被涉及,她的丈夫當時就戰死。
  
      幾年前,歡喜佛一脈再次被一場禍亂波及,龍婆的獨生子也犧牲自我,救了無數人的性命。
  
      龍婆在那一戰中,也身受重創,深不可測的功力,十不存一。
  
      如今身體漸漸年邁,龍婆雖然每天保持著修煉,但是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頂多再活年,就該去和丈夫兒子團聚了。
  
      在死之前,龍婆只想著給自己找個衣缽傳人,不要讓丈夫傳下來的歡喜佛一脈失傳。
  
      紙扎店又來客人了,看到龍婆難得從竹椅上站起來,在一個柜子里巴拉東西,不由好奇問道:“龍婆,您這是要出門啊?”
  
      “就去樓上,找一下婧爺爺,”龍婆見是老顧客,笑著讓她幫著看一下店,她自己提著自己的布兜,轉身從旁邊的樓道上了二樓。
  
      婧爺爺的孫女叫做張婧,張婧就是龍婆早先看好的弟子,是一個非常有靈氣的女孩,今年才十八歲,身姿高挑,模樣清麗。
  
      這張婧和小蓮一樣,都是八字屬陰,身邊需要一個福運隆厚,或者八字過硬的殺星保護,才能安全長大。
  
      可惜,張婧和小蓮的八字類似,但是命運卻凄慘許多。
  
      自幼克死父母后,張婧就和自己爺爺相依為命。
  
      好在這婧爺爺也是命不該絕,與龍婆做了鄰居,又湊巧,讓龍婆看中了張婧。
  
      當時,龍婆相中張婧,是想著給自己兒子挑選媳婦來著,所以對待張婧這爺孫兩人特別關照。
  
      后來,龍婆的兒子過世,龍婆對這爺孫兩個的關照程度,也就直線下滑了。
  
      當然,別人只以為龍婆失去了兒子,性情大變,卻不想著有種種關系。
  
      “爺爺,是龍婆來了。”
  
      張婧這女孩很乖巧,聽到敲門聲,就跑去開門,見是龍婆,就攙扶著龍婆到了客廳。
  
      “龍婆,你坐啊,招呼不周,別見怪。”
  
      婧爺爺是個瞎子,伸手在旁邊虛扶了一下,就讓孫女趕快給龍婆倒茶。
  
      龍婆也不見怪,徑自坐下,把自己帶來的布兜放在一邊,看到張婧去了廚房,這才緩緩開口道:
  
      “婧爺爺,我之前給你說的那個人,他來找我了。”
  
      “是那個人?”
  
      婧爺爺臉型消瘦,頭頂半禿,兩只眼無神的看向前方,身體不自禁的抖了一下:“是那個人嗎?”
  
      “就是那個人,沒有錯的,我怎么可能在這種事情上犯糊涂呢?”
  
      龍婆的語氣雖然舒緩,但是口氣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爺爺,龍婆,你們說的是誰來了?”
  
      兩人談話沒有壓低聲音,張婧自然也是聽到了,端著茶走進客廳,就好奇問道。
  
      “這……”
  
      婧爺爺一時訥訥,不知道該怎么和孫女說。
  
      難道說,自己當年拜托龍婆解決孫女八字屬陰的問題,龍婆給出了一個辦法,要找一個福運隆厚、或者八字過硬的男人,來給張婧做老公。
  
      當年,婧爺爺因為張婧經常生病,為了孫女健康成長起來,也是同意這個辦法的。
  
      婧爺爺不知道該怎么說,龍婆卻沒那么多顧忌,直言道:“婧婧,你還記不記得,你小時候經常生病啊?”
  
      “記得啊,我還記得,都是龍婆你幫我看呢,”張婧是個可愛的女孩,也特別懂得感恩,說起小時候的事情,清澈的眼眸就感恩的看向龍婆。
  
      龍婆點了點頭:“你小時候經常生病,你爺爺為了讓你健康長大,就曾經發了大愿,只要你能平安長大,就讓你舍身拜我為師,入我宗門。”
  
      “原來是這樣啊,”張婧被突如其來的消息,弄得手足失措,只好把目光瞄向自己爺爺。
  
      “婧婧,龍婆說得沒錯,是爺爺答應下來的。”
  
      婧爺爺嘆息一聲,他當年發愿的時候,是因為張婧命運多舛,朝不保夕,這才不得以而為之的無奈之舉。
  
      如今孫女平安長大了,卻要讓孫女舍身出家,他怎么還會愿意啊。
  
      但是這種發了愿的事情,婧爺爺也沒膽子反悔,只好一個人坐在那里唉聲嘆息,和自己孫女一樣,靜靜地等待龍婆怎么說話。
  
      龍婆自然不會客氣,她來這里,其實是通知一下張婧,讓張婧今天晚上去紙扎店,舉辦拜師儀式。
  
      話說到了,龍婆把布兜里的東西掏出來,原來是一沓錢和一副首飾:“婧爺爺,你放心,婧婧也是我看著長大的,我不會害了她。”
  
      “那是那是……”
  
      都到這個時候了,婧爺爺能說什么啊,送走了龍婆,茫然坐在椅子上,連他一向喜好的吹拉彈唱都忘記了。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