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超強小神農 > 第2928章 真相

第2928章 真相


  拍賣會結束后,酒店貴賓房里,楊娟端著一杯紅酒站在玻璃窗前,望著外面的燈火闌珊。
  “楊總,我已經通知德國的艾利弗先生了,他很快就會找趙巖的,這次他們完蛋了。”小艾站在她的身后說道。
  楊娟嘴角微微上揚,臉上一副得意的表情:“連我們楊家也敢騙,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對了,周大師人呢?”
  “周大師從拍賣會回來,好像說要出去辦點事情。”小艾說道。
  此時周大師正站在一間客房的門口,心情忐忑難耐,額頭上還冒著細密的冷汗。
  猶豫了一會兒,他終于敲了敲房門。
  “進來吧。”里面傳來林晨平靜的聲音,似乎早就知道周大師會過來一般。
  房間里,林晨閉著眼睛,盤腿坐在柔軟舒適的床上面,渾身上下甚至可以看見一層薄薄的霧氣縈繞。
  看到這一幕,周大師心里更加震驚,低著頭,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呼。”林晨呼出一口氣,睜開雙眼盯著他道:“我之前不是讓你離開滬海了嗎?怎么又跑回來,難道不怕我殺了你。”
  周大師嚇的臉色煞白,雙腿一軟,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毫無尊嚴,“林先生,我這次來滬海是為了給楊總幫忙,就是上次你身邊那個小女孩的姑姑,所以我才……”
  他現在提到楊娟,以為楊雪和林晨是戀人的關系密切,可以饒他一次。
  其實林晨心里的確沒想殺他的意思,疑惑道:“你這次和那個楊娟一同來滬海,是為了什么?”
  周大師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了出來,卻依舊跪在地上不敢起身。
  突然,林晨嘴角揚起了一抹笑容,笑道:“原來是這樣的,趙巖騙了楊娟的,讓他成為笑柄,這次你過來是幫她做局的?難道是你在那尊白玉擺件耍的手段?”
  “我那點雕蟲小技實在入不了林先生的法眼。”周大師誠惶誠恐,說道。
  “你那術法是怎么學來的?”林晨好奇道。
  周大師道:“我曾經和幾個朋友一起盜過墓,其中有一本術法真解,我修煉了十幾年略有小成之后,就改行給別人看風水,自己也混了一些名氣罷了。”
  林晨清楚他也不敢騙自己,開口說道:“你學的那些不過是低等功法末枝而已,只能混弄一下普通人。”
  周大師點頭說道,“的確如此,跟林先生一比,我確實上不了臺面。”
  “我再問你這事,你可知道那迷你鼎爐的來歷,又或者哪里可以找到適合煉丹的鼎爐。”林晨淡淡說道:“若是你能幫我找到,我可以饒你一命。”
  周大師感激道:“那謎底鼎爐是楊總令人帶過來的,如果林先生想要找鼎爐煉丹的話,恐怕要去卓州一趟才行了。”
  “卓州?”林晨微微蹙眉,沉聲道:“高考在即,等考完試以后,到時由你帶路。”
  “我一定竭盡心力幫助林先生。”周大師表忠心道。
  “若事情辦的好,我不會虧待你的。”林晨說著,并囑咐道:“關于我的事情,不可以讓他人知道。”
  “好的,放心林先生。”周大師明白林晨的心思,不讓自己告訴楊娟。
  周大師走后,林晨和龍曉云一同吃了晚飯,到了晚上十點鐘的時候,鄭天帶著黑虎等人也來了這里,拜訪了林晨之后,就召集手下開會去了。
  第二天晚上。第二場拍賣會開始了。龍曉云和林晨一起的,他們的后面還跟了一個楚浪。
  秦野、徐勇和張越三人走在后面,看著林晨和龍曉云非常親密,秦野拳頭攥的緊緊的,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了。
  “這小子,竟然連秦野看上的女人也敢動,估計要被收拾慘了吧。”張越幸災樂禍地撇了一眼林晨。
  徐勇有些搞不懂,昨天楚浪還對林晨一臉的不耐煩,今天卻像變了個人一樣,和林晨走的那么近,而且對林晨的態度也變得恭恭敬敬,仿佛就好像奴隸一般。
  徐勇快步上前,拉住了楚浪,皺眉道:“阿浪,你搞什么鬼啊,怎么跟林晨走這么近,你難道不知道秦少早就看他不順眼了嗎?”
  徐勇是市長的兒子,兩人的關系比較近一點,楚浪冷嗤了一聲道:“都是好兄弟,那我就不瞞你了,對于林先生咱們得罪不起,就連我父親見了他都要低三分。”
  說完,楚浪也不管徐勇臉上那疑惑的表情,繼續跟在林晨的身后。
  拍賣會會場可以容納上千名的觀眾,越是重量級的貴賓位置越是靠近前排。
  龍曉云拉著林晨找到位置坐下,秦野坐在龍歌月另外一邊。
  龍曉云離開去上廁所的時候,秦野突然盯著林晨:“林晨,你腦子是不是有問題?”
  “嗯?”林晨皺緊眉頭。
  “我們家和龍家也是世交,而且我是秦家的核心成員,而你不過是一個高三學生,高攀的起嗎?我勸你識相點,別逼我出手。”秦野壓低聲音,充滿了威脅的味道。
  林晨不由冷笑一聲,“秦家,有什么好拿出來炫耀的,不就是上市公司嗎。”
  秦野皺眉道:“你口氣不小,你知道上市公司意味著什么?我三十歲就已經掌握幾個億的資產,而你一個高三的學生,只能對我望塵莫及。”
  “在我眼中,你還真算不上什么東西。”林晨搖搖頭:“太過狂妄自大只會讓自己追悔莫及。”
  秦野心中覺得好笑,一個高三的學生居然說自己狂妄自大,“好好好,既然你這么狂,那就別怪我以后對你不客氣。”
  一旁的張越,將手搭在秦野的肩膀上,笑道:“秦少,我估計這小子瘋了吧吧,還在這里這么囂張。”
  徐勇也是搖搖頭,心里暗道:“就這么一個自大狂,楚浪居然對他唯命是從,阿浪估計是真的瘋了。”
  “秦少,談戀愛這種事情我最有心得了,愛情是不能強求的,龍小姐鐘情于誰,誰就有機會,俗話說的好強扭的瓜不甜。”楚浪突然出聲說道。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