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神級王者升級系統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上古獸血! !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上古獸血! !

    id="4131616">
  
      “神級王者升級系統(.)”!
  
      李軒一字一句將破譯的內容傳給云翎,云翎連連點頭生怕漏掉一句。
  
      這上古獸尊精血的本尊,乃是上古時期的獸族巔峰強者之一,本體是天狼一族。
  
      死前將自身精血留于自身陵墓之中,用于傳承機緣深厚的獸族后輩。
  
      在獲得這份卷軸之前,李軒只當這是一段子虛烏有的傳聞,沒想到竟真的留下了上古獸尊精血。
  
      如果不是李軒見多識廣,的難以從卷軸隱晦的語言中破譯出真正信息。
  
      李軒不由多打量了云翎一眼,這小子運氣倒不錯。
  
      云翎一臉興奮,此時也顧不上掩藏身份,連忙拱手向李軒行禮,誠懇道“多謝前輩指點迷津,請受幻云狼一族圣子云翎一拜。”
  
      “還真的是妖獸所化,看來城外的炙鳳獸皇要找的就是你了。”
  
      李軒扶起云翎,說道“不必多禮,你我也是互相幫助,曜毒獸皇,遲早會找它的。”
  
      “我那只是些小忙,哪能和這比……”
  
      云翎不要意思地撓了撓頭。
  
      在云翎看來,李軒發現他的靈獸是曜毒獸皇傷的,只不過是時間問題罷了,根本無法和上古獸血的消息相提并論。
  
      云翎與曜毒獸皇有殺父之仇,偏偏曜毒獸皇是獸族大能手下實力前三的一名獸皇,連炙鳳獸皇也只能勉強保護他而已。
  
      想要報仇,云翎只能寄希望于尋到上古獸血,覺醒自身血脈,否則根本無法敵得過曜毒獸皇。
  
      “這個信息對我很重要,幾句話根本無法表達我的謝意,你要根除靈獸身上的曜毒,就得要到南陵獸域尋找祛蘊烏花,不如我陪你去南陵獸域找祛蘊烏花?”
  
      云翎眼前一亮,主動請纓道。
  
      根據李軒破譯的信息,這隱藏了上古獸血的密地還有十多年才問世,在這之前他有足夠的時間。
  
      更何況,要論對南陵獸域的熟悉,云翎無疑是一名最好的向導。
  
      聞言,李軒微微的高看了云翎一眼。
  
      看來,這小子對曜毒獸皇了解不少呀,連祛蘊烏花都知道。
  
      “要不,你收我為徒如何?”
  
      見李軒沒說話,云翎冷不丁地來一句,連李軒也免不了微微一動。
  
      這個請求若是一個普通人類少年說出來倒沒什么,但從幻云狼族圣子嘴里說出來意義卻大不一樣。
  
      獸族的力量傳承全靠的是血脈延續,根本沒拜師學藝的說法,云翎越看李軒越是敬佩,與其回獸族不如留在人族地界修煉。
  
      云翎突然想到了什么,連忙跪地磕頭道“請師尊受弟子為徒!”
  
      “人族最重禮儀形式,我剛才一定是太隨意了,所以師尊才沒答應。”
  
      云翎心里暗道,跪在地上遲遲不起。
  
      云翎乃是幻云狼族的圣子,血脈本就高貴,其天賦資質必定過人。
  
      只不過李軒已經說過,不再收徒,他的徒弟,只有風兒還有箐兒。
  
      不過,不收云翎為徒,卻可以將其收入玄門,在自己的教導之下,成長起來并不難。
  
      只是在這之前,李軒還有幾個事情要問清楚。
  
      “城外的炙鳳獸皇找你都要瘋了,你跟她有什么牽連?”
  
      李軒面色古怪地問道。
  
      “那是鳳姨,她是我母親的妹妹,讓她找,反正她無法踏足人族地界,不用擔心她。”
  
      云翎嘿嘿笑了笑道。
  
      “幻云狼族和火鳳一族的的血脈么,有意思。”
  
      李軒捏了捏下巴自語道。
  
      “什么有意思?”
  
      云翎只聽得李軒最后的三個字,迷茫地問道。
  
      “這個你不用在意,關于上古獸血的下落,獸族還有人知道嗎?”
  
      李軒回到正題,道。
  
      云翎皺眉回想片刻,回答道“不多,不過能掌握這條信息的都是獸皇……”
  
      “果然如此,你一定記住,在上古獸血問世前,千萬不要冒然前去,而且,如果沒有意外的話,十年后上古獸血才會出世,那時候你修為太弱的話,也不準去冒險。”
  
      李軒十分嚴肅地說道。
  
      上古獸血這么重要的東西,對于獸族之人而言吸引力可不小,知道的顯然不是一個兩個。
  
      既然云翎能夠得到這卷軸,恐怕獸族內的線索同樣不少。
  
      李軒早有所猜測,對任何一頭妖獸來說,上古獸血蘊含的獸尊血脈之力,無疑對獸族血脈進化有莫大的效能。
  
      這種東西對人族修士就大打折扣了,恐怕只有修煉了特殊功法的修士才會有奇效,就如同他得到血獄雙頭蛇精血之時,他所能吸收的不過一半的血脈能量,而且只是用來強化自身修為,無法如同獸族一般,從根本上突破自身資質。
  
      雖然對這上古獸血不怎么感興趣,但是如果有時間的話,李軒也會去走一趟,伴隨上古獸血出世的說不定還有其他好東西。
  
      “本宗已有徒弟,也說過不再收徒,不過,你若真心跟隨我身邊學習本事的話,也不是不行,只要你加入玄門,便是我玄門之人。”
  
      “不過話先所在前面,不管你是人是獸,只要入了我玄門的門就必須謹守門規,你可做得到?”
  
      “弟子拜見宗主,一定謹遵宗主和宗門教誨。”
  
      云翎雖然有些失望,不過旋即眼眸之中堅毅之色,
  
      云翎不知哪里學來的拜宗禮,雖然動作略顯奇怪,神情卻是規規矩矩。
  
      形式雖然簡單了點,不過李軒也是不拘小節的人不在意這些。
  
      “好,你起來。”
  
      李軒將云翎扶起,說道“從現在你就是玄門弟子,言行舉止務必注意些,不能再像以前由著性子來。”
  
      云翎沒交待他來玄獸城的前因后果,可李軒已經猜到七八分,不留情面地點了出來。
  
      “是,弟子記住了。”
  
      云翎恭謹地回答道。
  
      李軒從儲物戒指內取出一個玉簡,里面銘刻著一部身法,地階三品幽狼幻影。
  
      “雖然我沒有收你為弟子,可是也不會虧待你,這身法雖然是人族所創造,卻是由影狼一族身上仿創出來的,你試一試看能不能修煉,如果有問題跟我說,我幫你改進一下。”
  
      李軒說道。
  
      云翎接過幽狼幻影忍不住將魂力注入,頓時被里面的信息給吸引了。
  
      獸族的功法戰技全來自血脈傳承,隨著血脈覺醒深藏在記憶深處的天賦才會浮現,照著人族修煉的戰技修煉,對云翎來說是從未有過的事情。
  
      “多謝宗主!”
  
      云翎到底還是少年心性,對戰技愛不釋手。
  
      李軒又提點道“你別高興的太早,雖然這部戰技和獸族淵源頗深,可終究是人類修煉的,經脈和穴位運行路線肯定得調整,要是感到不妥,你千萬別強行修煉以免走火入魔。”
  
      云翎狠狠地點了點頭,這才小心翼翼地把幽狼幻影收起來。
  
      “我還有一件東西給你,不過得看你與之與否有緣了。”
  
      李軒說罷,將手指點在云翎眉心處,一股信息涌入云翎腦海,大量信息的涌入,讓云翎極度不適應起來。
  
      李軒傳給云翎的乃是一種特殊秘術,乃是與隱狼一族的血脈秘術,不但可以將自身氣息收斂,還可以小范圍進行易容,正適合云翎現在使用。
  
      云翎雖然處處小心,可畢竟初入人族地界不久,又在玄獸城待了幾個月時間,遲早會被尋找他下落的各個勢力發現蛛絲馬跡。
  
      李軒可不想剛招來一名弟子,就被別人給搶走了,便將這個自己用不上的獸族血脈秘術傳給云翎。
  
      不過,云翎適不適合修煉此秘術,還是一個未知數。
  
      云翎對血脈秘術傳承不陌生,這是獸族內較常見的一種能力傳承,與李軒如今的傳輸差不多。。
  
      待的李軒手指離開其眉心處后,快速閱覽起腦海之中的信息來。
  
      十幾分鐘之后,云翎面部皮膚一陣顫抖,五官隨之一變,原本清秀的模樣變成了一個狼狽中年模樣,身材也隨之一變,整個人形象氣質都變化起來。
  
      “宗主,這血脈秘術當真了得。”
  
      云翎抬起手,上下打量自己的相貌身材大呼神奇。
  
      除了相貌不變,云翎還發現連氣息一起跟著變化。
  
      李軒點點頭,此隱狼一族的血脈秘術放在云翎身上,似乎沒有沖突,甚至效果比大部分都異形丹都好,連戰宗修士也可瞞過去。
  
      此時,千里外的炙鳳獸皇突然臉色大變,驚詫道“怎么翎兒的氣息突然消失了?”
  
      一瞬間,炙鳳獸皇急轉思索到底怎么回事,當即按捺不住沖向玄獸城,大喝道“該死的震凌!要是翎兒有什么意外,我必定血洗玄獸城!”
  
      獸皇一怒,血流成河。
  
      之前炙鳳獸皇沒有沖擊玄獸城,并不代表她沒有這個能力,而是不想撕破臉反而讓云翎陷入危險。
  
      如今誤以為云翎遭遇危險,炙鳳獸皇哪里還顧忌這么多。
  
      炙鳳獸皇瞬息間奔出去一百多里,突然再次感應到云翎的氣息,當即懸停在原地驚疑不定。
  
      再次感應到云翎的氣息還沒一會,再一次消失不見,然后又再度出現,如此重復數次后,炙鳳獸皇哪里還不明白怎么回事。
  
      “臭小子,敢耍我,等你回來,看我不收拾你。”
  
      炙鳳獸皇鎩羽而歸,著實被云翎氣得不輕。  <>微信關注“優讀文學”看小說,聊人生,尋知己~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