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芝加哥1990 > 第六百二十一章 弗洛克律所

第六百二十一章 弗洛克律所

“主持人突然提起米拉的那番話,菲姬一開始有點懵,后來直接對著鏡頭氣急敗壞揮舞拳頭,放話要約個地方再結結實實揍她一頓,就像以前在候機廳里那樣……”
  
  琳達跟宋亞匯報最新的事件發展,“現在她被FCC(聯邦通訊委員會)認為在公開宣揚暴力警告,那家電視臺也被罰款,大概她之后還會受到當地檢方的起訴……”
  
  “起訴?有那么嚴重嗎?罪名是什么?”宋亞問。
  
  “行為不檢,輕罪,不算多大麻煩,她本來就走喜歡懟人的嘻哈女歌手路線,這算常規待遇了。她只要公開道個歉,付少量罰款加志愿性質做幾個小時社區服務就行。”琳達說:“罰款一般由公司代為繳納,我們還要付給電視臺一筆小額賠償金,總共……一萬多刀吧。”
  
  “現在的電視業哪個臺能沒點暴力內容?”
  
  那點錢是小事,宋亞沒想到事情這么嚴重,“嘻哈圈的人在電臺里說的比菲姬過分一萬倍都沒事。”
  
  “電信法案,正在討論的這個法案打算在所有銷售的電視機安裝反暴力芯片,好控制節目分級,杜絕暴力內容。為了配合法案通過,許多媒體正在造勢,你在好萊塢的熟人斯皮爾伯格、大衛格芬、哈維韋恩斯坦都是反暴力積極分子,斯皮爾伯格甚至表態他導演的印第安納瓊斯是部過度宣揚暴力的,不負責任的影片,他說他現在對暴力問題很敏感,因為他有五個孩子。”
  
  琳達解釋了一下背景,“要不我們也站出來發個聲明?驢黨應該很樂見。”
  
  “一部動作冒險片有暴力元素也錯了?還是他自己拍的……這些虛偽的家伙……好吧,讓哈姆林,你擬好稿子給我看一下,然后由你公開發表。”
  
  宋亞知道斯皮爾伯格他們都是驢黨的擁躉,和自己當然算一路人,點頭同意,“這下能消停點了,正好也給菲姬一個教訓。”
  
  耳邊傳來‘叮’的一下,到地方了,三人在老麥克和馬沃塔的保護下走出電梯。
  
  “歡迎光臨我的律所,APLUS。”
  
  艾麗西亞已經風姿綽約地等在門口‘弗洛克律師事務所’的Logo前面,有了自己的律所,不再給人打工的她現在著裝上也高調許多,今天還特意化了個烈焰紅唇的妝。
  
  “很高興見到你,艾麗西亞,迪萊。”
  
  宋亞和他們握手,折騰來折騰去反復幾次,終于能把這樁小生意簽下去了。
  
  芝加哥雖然號稱摩天大樓的故鄉,但現在很多‘年事已高’的摩天大樓已經成為了累贅,為了適應新的辦公、消防等要求需要花大價錢改造,一些沒錢改造的樓面地方大,但租金并不高,她的新律所就開在這種地方。
  
  附近治安也一般,宋亞在來時的車上還看到了幫派‘銷售點’。
  
  “所以,一切就要在這里重新開始,對嗎?”
  
  宋亞環顧了一下她的辦公場所,連工位隔斷都沒有,還是那種辦公桌順序排練的老式風格,大部分桌子空著,有人的工位上的辦公用品也很簡陋。
  
  這種律所,大客戶來了絕對扭頭就走,不過鑒于她是州檢察官的妻子,所以宋亞自然撿好的說,“祝你事業成功,艾麗西亞。”
  
  “謝謝,這里很快會大變樣,相信我。”
  
  艾麗西亞現在處于雄心勃勃的狀態,很有自信地把他們帶到自己簡樸的冠名合伙人辦公室里,和哈姆林開始審最后一遍合同。
  
  等待時,宋亞悄悄看了眼腕表,他今天來這主要和彼得約了聊一聊。
  
  威爾加德納那邊之所以同意放手,就是因為彼得沒選擇強硬對待他和戴安,而是身段很軟地將庫克縣部分法律援助業務打包,交給了洛克哈特和加德納律所。
  
  米國窮人如果沒錢請律師打官司,當地法庭會給他指定一個法律援助律師上庭,然后該律師從法庭手里按件計價,后續工時費也很微薄,但這已經是很多小律師和律所實習生不錯的謀生與鍛煉途徑了。
  
  有時候法庭會把這類生意包給某些特定律所,定期結算,好精簡程序和辦公支出,反正是政府撥款,彼得這次也是慷納稅人之慨了。
  
  其實頂級律所一般不太樂意接這種吃力不討好的活,但戴安洛克哈特是參與法律援助的積極分子,而且這里面也蘊藏著大生意,由于請不起律師的窮人也是被被執法單位冤判和超期羈押的高危群體,敢挑戰執法機關的洛克哈特和加德納律所如果在法律援助過程中抓到把柄,就會轉身去扮演禿鷲律師的角色,協助當事人發起訴訟,從政府手里撈取大額賠償金。
  
  這類賠款同樣,最終也歸納稅人出。
  
  反正彼得不方便把這筆生意直接給妻子,通過這種方式從威爾手里把自己的生意置換出來給老婆,也算一種默契的利益交換了。
  
  所以對宋亞來說,這事好玩的地方就在于:從現在開始,彼得和威爾加德納反倒展開了合作。
  
  “雖然米國人信奉生意就是生意,但彼得可真不是一般人啊,也許這就是政治家吧。”
  
  宋亞打量著面帶微笑,專注在文件上簽字的艾麗西亞,心中暗暗感嘆。
  
  “彼得來了。”老麥克進來在他耳邊低語。
  
  “好的。”
  
  他出門去到電梯那邊,見到彼得,然后兩人寒暄過后甩開隨員,找了個僻靜地方,開始聊正事。
  
  “所以戴安洛克哈特不會再代理巴勃羅對嗎?”他詢問交易的一部分。
  
  “圣迭戈太遠了。”
  
  彼得暗示問題已解決,“感謝你為我妻子律所提供了第一筆大生意。”
  
  “我很榮幸能和艾麗西亞繼續合作。”
  
  對自己來說并不能算一筆大生意了,在芝加哥,他A+唱片和A+版權和資產管理公司的法務支出比A+音頻要高很多,宋亞謙虛地笑笑,“你的州長大計呢?具體是什么計劃?今年就是選舉年了,還是說等下一屆?”
  
  “就今年,民調的結果不錯,雖然籌備上遠遠落后部分黨內參選者。”
  
  彼得心情頗佳地隨意靠著墻說道:“那個會已經開過了,庫克縣和芝加哥轄區內的犯罪率有明顯的下降趨勢。”
  
  “開過了?”宋亞知道他指的是召集各幫派頭目的講和大會,他上次鐵腕打擊公屋區很受芝加哥人歡迎,如果復出后再立竿見影地降低犯罪率,那民眾確實很可能投他一票,如果拿下芝加哥市和庫克縣,伊利諾伊州州長大位幾乎不可能輸。
  
  “是的。”
  
  彼得點頭,“不過最近……”他斟酌了一下措辭,“好像有些FBI探員在芝加哥悄悄活動,估計還沒徹底放下錫那羅亞的案子。”
  
  “會有麻煩嗎?”宋亞不露聲色地隨口問道。
  
  “應該沒什么問題。”
  
  彼得也好像沒怎么放在心上。
  
  宋亞心又有點懸了起來,自己從老麥克那得知其實是維克殺的FBI探長,但面前這位州檢察官應該還不清楚內情,“總之你宣布參選后,我的支持也會很快到位的,以前的承諾仍然有效,用支持戈爾一樣的力度。”
  
  “那我提前向你表示感謝。”
  
  給戈爾他可是捐了一百萬,彼得聽到億萬富翁的再次親口保證后當然很高興,“哦,對了,還有件事,獄方不能無限期地把小洛瑞關在禁閉室,你有什么想法嗎?”
  
  “巴倫會照看他的吧?”宋亞問。
  
  “雖然戴安洛克哈特不再對巴勃羅提供法律援助了,但她畢竟曾去圣迭戈和巴勃羅見面聊過兩次,巴勃羅現在肯定不會信任巴倫了,你知道的,雖然圣迭戈離芝加哥非常遠,在獄中的犯人們有自己傳遞消息的方式。”
  
  彼得不太放心,“而且小洛瑞離開禁閉室后,很多想做錫那羅亞案專題的媒體人肯定會頻繁探視他套話,或者幫忙傳話。”
  
  “那我們該怎么辦?”宋亞沒太聽懂他的暗示。
  
  “你和小洛瑞還有感情嗎?”
  
  和自己身高仿佛的魅力熟男嘴角掛上了微笑,“還是說你和我一樣認為他是個隱患?”
  
  宋亞這次聽懂了,微微咽了咽口水,話到嘴邊,一些往事浮上心頭,“當然,那家伙一直是我的隱患。”大約幾分鐘后,才回復給對方一句話。
  
  “我明白了。”彼得俏皮地對他眨了下眼。
  
  :。: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