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004
    如同林盛猜測的。
  
      第三天,噩夢又來了。
  
      這一次發生在第三天的夜里。
  
      他剛剛和老爹吃完宵夜,回房睡覺,剛剛睡著不到十分鐘,那個夢又來了。
  
      那個門外的腳步聲這一次接近得更快了。
  
      但似乎是因為有了戒備,這次林盛幾乎是觸電般驚醒過來。強行在腳步聲的主人打開房門前,提前醒來。
  
      但也正是因為有了這次,他終于真正確定,這不是一次偶然現象。
  
      那個噩夢必然隱藏著某種他不知曉的東西。
  
      就像他無緣無故覺醒的前世記憶一樣。
  
      接下來的幾天里,噩夢依舊如期而至,只要睡著,就必定會出現。
  
      林盛也每次都努力試圖在夢里控制自己的身體,但無濟于事。
  
      每一次,他都被同樣的恐懼情緒所包圍。在夢中,那個坐在他臥室書桌前,一襲白裙的女生,每一次都維持著一樣的姿勢,一樣的沉默。一樣的怪異抽動哭泣。
  
      而腳步聲也同樣不斷的重復之前過程,從走廊不斷靠近。
  
      好在林盛為了防止出事,提前用鬧鐘定時,免得自己出事。
  
      每次都剛好卡在腳步聲進門的時候響起。
  
      刺耳的鬧鈴剛好將他驚醒。
  
      這是他提前計算好的預防措施。
  
      而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了兩個周。
  
      “按照我之前的計算,從我第三次做夢,整體時間長度,在三十五分左右。”
  
      “第四次到第七次,平均波動幅度在五分鐘以內,可見這個夢境的時間跨度并不大。”
  
      夜里,坐在書桌臺燈前,林盛小心的查閱自己之前記錄下的夢境數據。
  
      “大概取個平均數就好,夢境時間計算出了。
  
      然后是從入夢到腳步聲進門,這個階段的時間。按照之前的總結,也已經在前面兩次的夢境中確定了。”
  
      他手里轉動著鉛筆,面容平靜,如果不是額頭還殘留著汗珠,很難相信他剛剛才經歷了一場重復已久的噩夢。
  
      “那么接下來,我需要做的是,在腳步聲進門前,做到自由控制自己的身體。”
  
      林盛對自己很了解。
  
      他不是什么學霸,也不是什么高智商天才。唯一的優點不過是足夠冷靜。
  
      所以,只有抓住這點優勢,他才有可能在這場噩夢的拔河中,獲得勝利。
  
      雖然他不知道勝利了有什么用。
  
      但身體的本能,在不斷警告他,絕對不能被那個腳步聲的主人抓住。
  
      絕對!
  
      林盛豎起鉛筆,唰唰在筆記本上記錄了幾個數據。然后啪的合上。
  
      從書桌上站起身,他透過玻璃窗眺望遠處。
  
      夜半時分的月光溫柔恬靜,但他卻感覺身體有些發冷。
  
      轉過身,林盛正要上床午睡一小會,但剛剛坐到床上,便猶豫頓住。
  
      “算了.....還是不睡了。”
  
      他沉默了下,重新站起身。
  
      只要一睡著,就做噩夢,而且是同一個噩夢。
  
      這樣的經歷,讓他對床有了一絲淡淡的驚悸。
  
      但猶豫歸猶豫,無論如何,不睡是不行的。這樣身體絕對扛不住。
  
      林盛沉默了一會兒,終究還是拿起發條鬧鐘,仔細訂好時間,然后才和衣躺在床上。
  
      只是原本在常人眼里溫暖舒適的床鋪,在他心里,卻是如睡針氈。
  
      好在這一次沒有什么問題,噩夢雖然依舊出現了,但一晚上七次的鬧鐘,也讓他好不容易撐到了天亮。
  
      ........
  
      ........
  
      “你這幾天搞什么呢?!”沈燕有些驚悚的看著林盛。
  
      這個往日里平靜健康的好友,現在已經是臉色慘敗,眼圈發黑深陷,一副嚴重休息不足的樣子。
  
      “怎么臉色這么差?年輕人要知道節制。”沈燕口無遮攔的安慰。
  
      林盛無奈的打了個呵欠。
  
      就算是坐在熱鬧嘈雜的教室里,他也極度的想趴著徹底睡過去。
  
      周圍所謂的噪聲,對于他而言,就像蒙了一層厚厚的隔音布,毫不刺耳。
  
      “就是這幾天沒睡好。”林盛無精打采的回答。
  
      “晚上發春了?”沈燕一臉猥瑣的湊近。
  
      “滾。”林盛無語。“做惡夢了而已。”
  
      “做惡夢能做成你這樣?”沈燕也是無語。
  
      “就是重復做一個噩夢。”林盛低聲道,這個沒什么好隱瞞的,很多人都有過這種經歷,只是情況沒他這么嚴重而已。
  
      “重復做噩夢么....那你可以去網上查下,據說有些人可以自由控制自己的夢,讓噩夢變好夢。好像很神奇的樣子。”沈燕想了想,提醒道。
  
      “是嗎?”林盛也查過,在網上查詢這方面的資料。但都無法辨別真假。
  
      “真的,我以前也做過噩夢,不過夢這東西,你睡覺前,一定不能看恐怖故事。心里絕對不能有擔心害怕的東西。不然一準做噩夢!”沈燕煞有介事的說。
  
      “是嗎?”林盛點頭。
  
      他之前也查到過這個說法。不過沒證實。
  
      “你別不信,我以前就是特別愛做惡夢,后面發現這個辦法后,就再也沒做過噩夢了。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就是這個道理。”沈燕認真道。
  
      “是嗎?”林盛眼光閃了閃,不再說話。
  
      “看你一點精神都沒,要不一會我帶你去體操社轉轉?”沈燕剛剛正經沒幾秒,馬上又變回猥瑣模樣。
  
      “還是算了吧....”
  
      “嘖嘖嘖,現在連體操服加白絲美腿都不能勾起你的興趣了么?”沈燕頓時一臉感慨。
  
      “......我現在就想好好睡一覺。”林盛無奈。
  
      下午放學后,回到家,他倒是意外的發現爸媽都提前回來了。
  
      老媽顧婉秋在廚房里做菜。老爹林周年坐在客廳里看報紙。
  
      姐姐林曉不在,已經回大學繼續上課了。
  
      看到林盛回家,老爹林周年放下報紙,有些擔心的盯著他的臉。
  
      “你最近臉色怎么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你小子可別硬抗啊,有些病不是扛就能頂過去的。”
  
      “沒事的爸。”林盛一邊換拖鞋,一邊回道,“就是這些天沒休息好。”
  
      “沒事就好,你小子....”老爹話沒說完,便看到林盛丟下書包,轉身快步走向臥室。
  
      不一會兒嘭的一聲,臥室門重重關上。一切恢復平靜。
  
      “這小子.....”林周年詫異的看了眼聞聲出來的老婆,兩口子臉上都流露出一絲擔心。
  
      “爸那邊還沒好,兩個孩子這邊可別也出問題了。”顧婉秋擔心道。
  
      “我會盯著的,你別管,趕緊做菜去!”林周年擺擺手。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