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005

  夜。
  月光如紗。
  林盛依舊躺在床上。
  他渾身僵硬,無法動彈,手腳的筋像是被凍僵了一樣,堅硬無比。
  唯一能勉強動彈的,是他的手指和腦袋。這也是他這些天來一直努力的結果。
  啪,啪,啪。
  腳步聲又來了。
  林盛面色平靜,盡量放空大腦。
  經過這么多次的噩夢,他很清楚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連續兩周的睡眠嚴重不足,讓他的生活作息,身體狀態,都已經糟糕到了一個極低的程度。
  “林盛....”
  忽然仿佛有什么聲音在叫他。
  林盛面色一僵。
  “林盛....”
  那聲音仿佛是從空曠的遠處飄來,悲戚莫名。
  但這里明明只是臥室,一個不到六平米的普通臥室。
  “林盛.....”
  那個聲音又來了。
  林盛咬緊牙齒,努力穩定漸漸在加速的心臟。
  經過這么多次的經驗,他已經發現一個規律。
  一旦在夢里驚慌失措,那么腳步聲就絕對會越來越快,越來越近。而他對自己身體的控制,也會越發的糟糕。
  ‘不要怕。’
  林盛側過臉,看了眼左側書桌前坐著的白裙女生。
  然后閉上眼。
  深呼吸。
  睜眼。
  呼!!
  一張慘白的女人面孔正面對面,幾乎碰到他鼻尖,正對著他。
  兩人相距不超過一掌。
  女人驚恐的雙眼睜得極大,仿佛看到了某種極度恐懼的事物。
  但猛然間眼前一花,林盛再度仔細看去,卻發現面前的女人面孔不見了。
  而那本白裙女生依舊背對著他,坐在書桌面前,一動不動。
  他渾身發顫,努力控制著被突然驚嚇的身體。
  啪,啪,啪....
  腳步聲越來越近了。
  “林盛....”那個呼喊聲也越來越近。
  咔嚓。
  忽然間,臥室房門緩緩被打開。
  林盛努力控制著自己身體,控制著內心情緒。
  啪,啪,啪.....
  腳步聲越來越近,緩緩走進門,停在了他的床尾。
  林盛很清晰的感覺到,對方正在注視著他,帶著某種神秘的笑容,某種冰冷而死寂的情緒。
  莫名的,他忽然感覺到,對方伸出手,正緩緩的朝著他的被子一點點靠近。
  一點一點。
  越來越近.....
  “林盛!!”
  猛然間一聲尖叫在林盛耳邊響起,震得他渾身一麻。
  “要死一起死!!”
  來不及多想,他面色猙獰,瘋狂鼓起全部力氣,一把掀開被子。
  噗!!
  沉悶聲響中,林盛一個起身伸手抓向床尾那人。
  啊!!!!
  一聲刺耳的尖叫聲中。
  林盛兩眼發花,眼前一片天旋地轉,再也看不清任何東西。
  嘭。
  他似乎撞到了什么,又似乎什么也沒抓到。
  呼....呼.....呼....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盛緩緩喘息著,眼前視線緩緩恢復。
  他此時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下了床,站在了書桌前,右手正穩穩的抓在白裙女子的右肩上。
  噗。
  剎那間,背對著他的白裙女子仿佛漏氣的皮囊,瞬間干癟下去,只剩一套衣裙掉落在椅子上。
  林盛手上抓空,頓時一愣,呆在原地。
  他低頭想要仔細查看那套衣裙,但那衣裙像是融化的白蠟,短短幾秒鐘,便融化揮發,消失不見。
  “我...我成功了?”林盛心頭涌出一股莫名的輕松。
  他大口喘息著,同時環顧四周。
  自己依舊還在臥室里,只是這個臥室有些不對。
  一些角落的細節都是一片模糊,但書桌,床鋪,地板,天花板,吊燈,等等大部分地方,都十分清晰細致。
  林盛伸手摸了摸椅子,沒有任何觸覺傳來,就像是被包裹了一層厚厚的手套,再去觸摸其他東西。
  “我還在夢里?”他忽然醒悟過來。
  按照他之前查詢的資料,如何判斷在不在夢中,有個辦法,就是觀察細節。
  他想了想,俯下身,仔細去看木椅上的花紋紋理。
  黑色的木椅上,一道道曲線的花紋紋理,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木紋,而更像是某種怪異的動物簡化畫。
  那花紋屬于一種林盛感覺熟悉,卻又說不出名字的動物。
  “看來我真的是在夢里....”林盛心頭莫名的興奮起來。
  剛剛的恐懼早已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嘗試了下,自己完全能自由活動。
  臥室還是和現實生活里一模一樣。
  一個書架,一張床,一個書桌和一張木椅。
  只是一些角落的細節還是模糊一片,就像是打了馬賽克一般,無法看清。
  林盛穩定了下自己的情緒,緩緩看向床尾。
  那里原本應該有腳步聲的主人,但現在卻是空空蕩蕩。
  臥室的房門半開著,透過縫隙往外,是沐浴在暗紅光暈中的狹長走廊。
  林盛頓了頓,緩緩移動過去,拉開門,慢慢一步一步走出去。
  他感覺自己每一步都像走在棉花上,厚重而毫無觸覺。
  出了臥室,林盛慢慢踩在走廊上。
  明明是自己家的走廊,卻給他一種踩在松軟毛毯上的錯覺。
  他側過頭,朝著走廊左側的玻璃窗外望去。
  窗外是一片流動的暗紅色。
  就像是某種濃稠的流質,無聲而緩慢。
  伸出手去摸了摸,依舊沒什么觸感。
  “這應該是夢境的特殊性,記得以前我做夢時,在夢里摸東西,也是沒有感覺的。”
  林盛心頭閃過念頭。但他沒停,收回手,繼續沿著走廊往前走去。
  夢里的家,和現實里的家一模一樣,構造地形都相同。
  走廊不過十幾米,盡頭處,左側是廚房,右側是客廳。
  林盛一步步走到客廳和廚房中間,左右探頭看了看。
  “該去哪邊?”在夢里,他的意識不是很清晰,有種隔了一層霧一樣的模糊感。
  而且他有種感覺,自己必須集中精神才能繼續留在這個夢中,否則一旦松懈,他可能會立刻驚醒過來。徹底離開。
  遲疑了幾秒,林盛往左,也就是廚房方向走去。
  他想看看,廚房是不是還殘留著白天吃的菜肴食物餐盤等等。
  他們家的剩菜都是吃不完的就擺放在桌面上,蓋一個防蠅罩就行。
  伸出手輕輕推開廚房門,林盛雙目微微一怔。
  廚房里,洗菜池,餐桌,案板,都規規矩矩的擺在原位,墻上貼著的白瓷磚也整齊無缺,地面上鋪著黑白格子的地磚,地磚的一角還放了今天買的蔬菜。
  幾根艷紅的胡蘿卜散出口袋,一捆翠綠的大白菜上殘留著細碎水珠,兩個西紅柿圓滾滾的像蘋果。據說這是新型西紅柿,營養更豐富。
  “這些都和現實一樣....只是,這個是什么?”林盛怔怔的越過這些東西,視線落在了廚房右側墻壁上的一道裂縫上。
  那里,不應該有裂縫。
  而現在,廚房右側的墻面上,裂開了一條高一米多,寬半米多的黝黑裂縫。
  裂縫里隱約有著黑霧翻滾,深邃幽暗。如同一條通道。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