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114 再動 3

  唔....
  林盛感覺腦海里一下涌入大量混亂不堪的各種記憶。
  和之前兩個夢境中情況不同,這次吸收的記憶,完全出乎他預料。
  畫面混亂,聲音混亂,幾乎看不到什么成型的圖像信息。所有記憶都像是被打翻了的燃料桶,亂七八糟,無法識別。
  唯一稍微完整點的記憶,是一段模糊的念頭。那個念頭,似乎就是這人心中唯一還堅持著的執念。
  它就像混亂大海中,唯一沒有沉沒的最后的一點陸地。是代表最后一點秩序的存在。
  林盛仔細將這個念頭篩選出來,其余部分毫無價值,全部忽略。
  只剩下這一點點念頭,還能透出一絲信息。
  ‘找到第三層地牢中,邪伊格留下的剝離魔陣。
  只有能從任何生物身上提取出原始血脈的剝離魔陣,才能剝離我身上的混亂之血。
  那是唯一能讓我活下來的辦法.....’
  這個執念只剩下這點信息。其余全部變成了混亂不堪毫無邏輯的馬賽克。
  “邪伊格?”林盛從記憶中回想并念出這個名字。
  這似乎只是個發音。
  這人記憶中的念頭,僅僅只是個念頭信息,沒有具體語言文字。所以能被他理解。
  但其他畫面說話聲就不行了。
  這次這個夢境似乎不是用的古雷恩文字。而是另外一種他從未接觸過的語種。
  此時長袍人的尸體斜靠在墻角,身體半坐著一動不動,已經死透了。
  林盛上前在他身上搜索了幾下。找到一把銀色鑰匙,一個盛放銀色粉末的玻璃小瓶,還有一張模糊不清的卷軸。
  “這家伙的印象里,這個剝離魔陣似乎能從任何存在身上,直接剝離出其原始血脈,化為純粹的血脈結晶。這似乎是個好東西.....”
  林盛收起東西,將所有物事都放回長袍人身上的黑色布袋,然后直接將布袋扯下來,自己綁在身上。
  干掉了長袍人,林盛感覺體力消耗得厲害。便在原地休息了一下。
  片刻后,他起身,繼續往前趕路。
  很快又是一隊三名重甲士兵出現。
  林盛二話不說,率先出手,上前幾個照面,便將這三名重甲士兵解決。
  這一次他終于吸收到了一名士兵的靈魂殘片。
  這士兵的腦海里,其中大部分都是混亂,只有一點點記憶勉強算清晰。
  從這點記憶里,林盛勉強知曉,這地方名叫精靈地牢。
  某天,有個叫邪伊格的強大宮廷法師,突然出現在這里,他帶來了一種名為剝離魔陣的強大魔陣。
  這種魔陣可以用來剝離犯人身上的各種古老血脈,為他所用。
  他們這些士兵就是被上級下令,配合邪伊格行動的小卒。
  因為這里不適用林盛所知的任何一種語言文字,所以他分辨記憶信息分辨得很辛苦。
  而且在這個士兵的記憶里,那些法師們稱呼自己操縱的力量,也不叫法力,而是叫衰亡之力。
  “這地方.....衰亡之力...?”
  林盛歇了下,再度換了把重劍,繼續前行。
  地牢通道越走越往下。
  每隔一點距離,便會出現一片斜坡。
  斜坡往下傾斜,自然而然的讓林盛越走越深。
  圓拱形的通道仿佛沒有盡頭。
  一直走一直走。
  林盛很快又遇到了一名游蕩的重甲士兵。輕松將其解決后,之后便再也沒遇到任何活物。
  而隨著他不斷往下前行,空氣里的灰霧也越來越濃。
  一開始的霧氣不大,他還能看清四周十米外的距離。
  但隨著越來越下,林盛能看清的距離迅速縮短,變到了八米,七米,五米,四米....
  連續不斷的往下,重復幾乎一模一樣的景色,讓林盛精神視力產生微微的疲憊。
  不知道走了多久,就在他快要以為自己該醒來,離開夢境時。
  砰。
  一個沉重的腳步聲從正前方傳來。
  林盛握緊劍柄,停下腳步站定,凝神望向前面。
  濃濃的灰霧中,圓拱形通道里,緩緩走來一個高達兩米多的龐大胖子。
  這胖子赤著上身,黝黑的皮膚肌肉上,紋著一道道猙獰黑色尖刺虎紋。
  他留著光頭,雙臂戴著黑色臂鎧,手掌戴著黑色長滿尖刺的金屬手套。
  一看到林盛,胖子便加快腳步,發出代表憤怒的低吼。
  他走到林盛身前四米處,猛地深吸一口氣,大嘴往外一噴。
  呼!!
  一大團赤紅火焰,轟然從他口中狂涌而出。
  巨大的火焰幾乎將整個通道都遍布燃燒。
  林盛舉起木盾死死擋在身前。
  嘭的一下,紅色火焰撞在木盾上,被反彈濺開,化為圓盤狀朝四面擴散。
  火焰持續了約莫三秒才停下。
  剛一停下,林盛便急速發動沖鋒,整個人連續數步,跨越四米距離,狠狠撞在胖子肚子上。
  嘭!
  巨大的力量反震在林盛身上,震得他差點沒抓住木盾,坐倒在地。
  武器撞在對方肚子上,他居然被反震開!
  來不及多想,林盛站穩腳步,死死將全身盡量縮在木盾背后。
  下一秒,一道巨力便轟然落在木盾上。
  轟!!!
  胖子從上往下,雙手合攏,瘋狂一拳砸在木盾上。
  巨大狂暴的力量當場將木盾砸出一道深深裂紋。
  盾牌后面的林盛眼睛閉口嘴巴全都被震得滲出血來。
  他渾身暈乎乎的,勉力穩住身形,體內圣力急速運轉,開始恢復身體傷勢。
  但傷勢能穩住,失去的先機卻沒法找回了。
  胖子雙手動作迅捷,力量龐大,一身皮膚像是練了頂級硬功般,堅韌無比,根本不怕刀劍劈砍。
  林盛和其纏斗了數招,好幾次劍尖都重重刺在他肚子上,卻是一點用也沒。
  鐺!!
  林盛反手試圖用余光斬借力,讓胖子自己被自己的力量砸中腦袋。
  可惜的是重劍的材質不夠堅硬,被砸中借力的第一下便咔嚓一聲當場折斷。
  一招錯,步步錯。
  林盛一個沒躲開,被胖子接踵而來的重拳狠狠砸在胸膛上。
  嘭!
  他口中噴血,胸口鱗甲凹陷,整個人拋飛出去,摔倒在地,再也起不來身。
  “厲害.....!”他已經很久沒受過這么重的傷了。
  這胖子搏殺技藝極強,至少也是三級戰士層次。
  而且一口火焰噴射非常厲害,大面積殺傷下,無論單挑群攻都毫無破綻。
  論力量,對方比他強出太多,這次不只是單純的搏殺上輸了。
  胖子渾身皮膚肌肉堅韌無比,刀劍難傷,更是麻煩。
  林盛勉強直起身體,還沒等他翻滾躲閃,眼前便涌來一片火光。
  熾熱的火焰轟然將他徹底淹沒。
  高溫中,林盛的身體急速碳化,變黑,變焦。
  呼!!
  一只大手猛然從火焰中伸出,一把抓住他腦袋,狠狠一擰。
  咔嚓。
  林盛的頭,像是瓶蓋一樣被當場擰了下來。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