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126 融合 3

  走到一個十字路口,穿過斑馬線,林盛頭頂上的電線忽然飛來幾只小麻雀。
  嘰嘰嘰嘰的叫聲很是清脆悅耳。
  林盛感覺自己心里的滾燙似乎好受了些。
  他站在電線下面,仰頭望向上方的小麻雀。
  只是他剛剛抬頭,電線上的麻雀們便如同觸電般,渾身炸毛,紛紛慘叫著飛逃離開。
  那感覺,就像是有人拿著棒子給了它們一個一下一樣。
  “太夸張了...”林盛無奈,低下頭,就這么走在冷清的街面上,吹著冷風,就能讓他感覺心里好受些。
  天色漸漸越來越暗。
  林盛走了幾公里路,感覺意識稍微好受些,身體似乎平靜了點。這才有心情關心自己所處的位置。
  就在這時,一陣纖細的琴弦聲從不遠處右側飄來。
  柔和富有節奏的清脆樂聲,讓林盛心頭如同淌過一汪清泉,原本隨時可能爆發的火山狀態,也迅速得到了控制。
  他心頭一動,循著樂聲飄來的方向快步走去。
  很快便在一家蛋糕店邊上,找到了樂聲飄出的源頭——一家名為音扉的簡單琴行。
  店鋪不大,只占了普通店面兩個的寬度。上方牌匾的位置刷成了通體黑色,并用白色木刻掛了四個大字:音扉琴行。
  門口是透明玻璃門,門上貼著宣傳單:長期招生,年末學費八折起。
  門外地上放了一塊展示板,上邊寫著:迦爾納鋼琴,海德鋼琴,菲斯曼提琴,卡恩豎琴等等,一切正宗貨我們應有盡有。
  林盛走到玻璃門邊上,透過玻璃,看向里面。
  幾個最小七八歲,最大十二三歲的孩子們,正在一個齊耳短發的白衣服女孩指導下,小心的展示演奏自己的樂曲。
  店鋪的另一邊,掛了大小不一顏色各異的各種五弦琴,長笛,小豎琴等。
  角落里還有一架漆黑色的中型鋼琴,兩個看起來像是顧客一樣的夫婦,正站在鋼琴前小聲閑聊。
  店鋪里不時飄出有些笨拙的清脆樂聲,但就是這種稍顯笨拙的樂聲,讓林盛也心頭不由自主的寧靜下來。
  “樂曲么?”
  他沉默了下,站在店門前靜靜注視著里面彈琴的幾個小家伙。
  盡管他現在的年紀,實際上也就是十八九歲。不比這些孩子大多少。
  只是他的身形,原本他就因為近來的鍛煉,身體變壯了不少。現在半龍化狀態下,更是比之前又大了一號。
  此時的林盛,站在琴行門前,足足近兩米的身高,一身強壯猶如巖石般的堅硬肌肉,再加上半龍化天然自帶的細微龍威。
  只是站在原地,就能讓路過的行人紛紛退避三舍。
  林盛沒有在意自己會給其他人帶來多少壓力。
  他站了一會兒后,終于伸手推門,走進琴行。
  負責教琴的女子看了眼他,也稍稍被他夸張的強壯體型震了下。但多看了幾眼后,她又繼續教導幾個小孩演練。
  一個穿墨綠圍裙的女店員走近過來,禮貌的仰頭對林盛微笑。
  “請問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您是想看五弦琴,六弦琴,還是提琴,豎琴?”
  “我隨便看看。”林盛能感覺到自己的半龍化在音樂的影響下,能放松一部分。
  但不夠!
  他需要更多,更清澈寧靜的樂曲。
  他走過墻壁上掛著的一把把五弦琴,手指在上面一一劃過。
  曾經吸收的大量記憶殘片中,所有關于音樂的部分紛紛被篩選出來。
  很快,他走到一把淡金色,只有成人小臂長的豎琴面前。
  一旁的店員見狀,迅速上前結束。
  “這是薩爾豎琴,和絕大部分的豎琴都不同,薩爾豎琴非常小巧,音色雖然不如大型豎琴那么悠揚,但清脆節奏上更勝一籌。”
  “是嗎?”林盛伸手將這把淡金色豎琴取下來,他腦海里回想起,之前在雪風城堡中的夢境,看到過的血藍豎琴的制作方式。
  這把薩爾豎琴,只需要稍微改造一下,似乎就能改造成記載中的血藍豎琴。
  兩者大小外觀都十分相似。
  林盛伸出手,閉上雙眼。
  小巧的精致豎琴,和他龐大的身體體格,形成鮮明對比。
  指尖輕輕一撥。
  叮....
  一陣清脆悅耳的琴聲頓時在琴行里飄散開來。
  林盛吸收的記憶里,其中有個重甲士兵,最喜歡豎琴。就算戰爭任務再重,他都會擠出時間,每天為自己彈奏一曲。
  那名士兵出身自古老的密拓王國,那里曾經有著最茂盛的無數森林,有著最鮮美的海量果實,還有郁郁蔥蔥的無數翠綠植被。
  可惜在士兵的記憶里,那個密拓王國早已沉沒在歷史長河里,被風沙掩埋,消失不見。
  林盛閉目仔細回憶著,源自那名士兵記憶的古老歌謠,伴隨著他有些生疏的指法,緩緩在琴行里慢慢滌蕩。
  隨著古老寧靜的樂聲傳開,林盛的精神和身體,也在這種安寧的影響下,漸漸恢復正常。
  他體內的高溫和熾熱,仿佛正被無比冰涼的泉水澆灌,渾身清涼舒適。
  這種舒適感,幾乎讓他林盛快要忘記了自己是在琴行,而不是在休息。
  一首樂曲完畢,林盛松開琴弦。
  “這把琴我要了。”他將薩爾豎琴遞給一旁呆住了的店員。
  “好...好!”
  店員回過神迅速回道。
  他從未聽過剛剛的那首曲子。那種古老悲嗆,寧靜遙遠的風格,讓近距離傾聽的他都感覺心靈平靜下來。
  回過神來,他才想起,剛剛彈奏豎琴的居然是一個比他高出一個頭的強壯男人。明明是那么柔和的琴聲.....
  店內的另一處角落里,那些正在練琴的少男少女們,以及那個正在指導練琴的老師,也都目光詫異的看向林盛。
  不是因為他彈得太好,而是這首曲子沒人聽過,而且林盛兩米的身高,強壯如熊的體格,拿著一把小巧精致的淡金豎琴。
  這種畫面給人的反差沖擊實在很強。
  一邊的年輕夫婦則是用欣賞的目光看著林盛,他們身上的氣質很像是專門吃音樂這口飯的職業人士。
  這年頭,能夠把薩爾豎琴玩得這么流暢的,還能代入自己感情的,太少了。更別說是林盛這么年輕的。
  付了錢,林盛拒絕了那對夫婦的主動交流,直接離開琴行。
  他彈奏一曲后,便感覺到,自己身上的半龍化正在緩慢消退,之前膨脹的體型,此時也在慢慢縮小恢復。
  他打算回去把這琴改造一下,做出能夠鍛煉自身圣力的血藍豎琴。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