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140 烈殺 2

  天蒙蒙亮。
  槍聲停下后,約莫十分鐘。
  道靈和烏鴉,帶著沙德還有兩名警員一起走進爛掉的會館大門。
  “這門....!”沙德路過大門碎塊,低頭掃了眼其厚度。
  足足一掌寬的厚重木門居然像豆腐塊一樣被砸碎成數十片,分散在會館前面的小操場里。
  這種程度的破壞力....是手炮?還是榴彈槍?
  “不對,沒有爆炸灼燒痕跡。”沙德心頭震動下,不斷猜測。
  前面道靈已經快步走進會館大堂了。
  他只得趕緊跟上。
  幾人進到大堂,第一眼便看到了坐在座位上的林盛。然后便是地上躺著的巨大螳螂尸體。
  “歡迎諸位得勝。”林盛面色平淡,聲音清朗有力,隱隱透著一絲掌控全場的莫名氣勢。
  “會主過獎了,要不是這次烏鴉使者的帶隊協助,這次襲擊傷亡恐怕還要大。”道靈苦笑抱拳道。
  “無論什么方式,勝利者都應該獲得果實。”林盛平靜道。“現在你們先在一邊稍等。”
  他視線落在了后面一點的警局局長沙德身上。
  “這幾位來這里是...?”
  “我是懷沙的警局局長沙德,這次多虧了鐵拳會的鼎力協助!”沙德搶著趕緊開口。
  “鐵拳會身為本地武道組織,能在關鍵時刻挺身而出,剪除罪惡,這是我們整個懷沙市的福氣。”
  “沙德局長過獎了。”林盛連臉色都沒任何變化。
  沙德嘿嘿笑了下,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了地上那頭八翼螳螂尸體上。
  這頭尸體似乎和外面的有些不同,不過他也沒細想,只是以為是其中的一頭變異體。
  畢竟之前也出現過這樣的變異體。
  “之后我們將對鐵拳會為這趟恐怖襲擊做出的貢獻,進行官方嘉獎,到時候還請會主加以配合。”沙德說話十分客氣。
  雖然林盛只是個民間勢力的頭頭,但這次襲擊中,鐵拳會展現出了強大武力。
  現在打好關系,以后萬一再出現類似事件,也好請求他們出手幫忙。
  現在這世道是越來越亂了....
  沙德心頭重重嘆了口氣,他這個局長當得,真的是太窩囊了....遇到誰都得當孫子。
  “那就多謝沙德局長了。”林盛點頭,鐵拳會正需要這樣的正面形象名聲。
  沙德趕緊胖臉擠出一個微笑,還想說些場面話,打打關系。
  忽然身后大門外,傳來一陣清脆急促的腳步聲。
  兩個身穿深藍色軍裝的高大軍人,快步走進會館大堂。
  走在前面的軍人,赫然是之前見過沙德的,那個來自海藍之心,留著藍發的俊美青年。
  青年一進門,低頭馬上看到了地上的八翼螳螂尸體,頓時雙眼一亮。
  “鐵拳會確實為懷沙做出了很大貢獻,值得嘉獎。回頭我們將以市政府的名義,公開對鐵拳會進行獎勵。好了,先把尸體搬走。”
  原先他還不愿意來,畢竟八翼螳螂行蹤詭秘,速度較快,陰狠狡詐。
  可現在,一具夜影級別的邪能侵蝕者尸體,所具備的價值,光是這一具尸體,就值得他這趟票價了。
  這可是能制作出不少武器和裝備的好材料!
  “東堤少校,這....這...”
  沙德在一旁有點目瞪口呆,林盛可是能正面擊潰這些螳螂怪物的高手,就這么當著別人面搶戰利品,不好吧?
  藍發青年根本懶得理會沙德,手一揮,身后頓時沖進來幾名手持沖鋒槍,穿著防彈衣,全副武裝的藍色士兵。
  士兵熟練的展開一個白色大袋子,快步走向八翼螳螂尸體。
  此時外面的螳螂子體都化為綠色液體,就只有大堂里這一具尸體沒動靜。
  這下任誰都知道,這具尸體很可能有很高價值。
  現在幾個士兵迅速上前,準備裝上尸體帶走。這就有點讓道靈受不了了。
  但民不與官斗,而且還是穿著軍裝的少校。
  他剛才也聽到了沙德的稱呼,對方明顯是軍方的人,這讓他原本打算出頭的心,硬生生按捺下來。
  “鐵拳會身具如此武力,如今風雨飄搖之際,祖國培養了你們,你們也理應為國家付出自己一份力量。”
  東堤少校看著尸體被裝進袋子里,又繼續沉聲道。
  “林盛會主,從現在開始,你鐵拳會必須每月至少派遣三名高手,加入軍方特別行動組,聽從指揮。
  力量越大,責任越大,這個道理,想必林會主是明白的,我就不多說了。”
  “還有,聽聞林會主這里有著一種特殊修行方式,何不貢獻出來,我們軍方正在聚集所有武道修行法門,嘗試研究出一種能最大化普及全國的最優鍛煉法。
  如果這次研究成功,將是對整個席琳都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這才是他真正趕來的關鍵目的。
  鐵拳會的灰印冥想,保密性不足,導致外傳出去,也引起了軍方邪能研究部隊中,安度因省分部的小范圍關注。
  之前研究部隊分部中,有人就因為殘暴圣盾截殺陳航,而注意到這里,特地派遣隸屬于海藍之心的東堤趕到懷沙市調查。
  結果一無所獲,無奈之下,東堤不甘心就這么回去。
  此時的席琳上下腐爛,特殊研究部隊一開始的目的是好的,為了國家,為了民族,全力研究出救國之策。
  可腐敗的力量滲透進去后,整個特殊研究部隊過大的權限,就成了諸多貪婪者以公謀私,到處謀奪財富資源的工具。
  東堤也是如此,好不容易弄到了這個外出肥差,不撈夠本回去,那就真的虧大了。
  所以他干脆玩了個回馬槍。
  在懷沙市等了一陣后,果然,鐵拳會暴露了。
  此時一旁的沙德也有些聽不下去了。
  你扯虎皮什么的帶走尸體就算了,現在還要別人派人配合軍隊行動,同時還要人家貢獻自己的獨門修煉法門....
  這是要把人逼到絕路的節奏啊!
  “東堤少校....這是不是有點太....”沙德忍不住開口道。
  東堤看也不看他。區區一個肥豬局長,面對他這種特殊實權部門軍官,要下他也就是一句話的事。
  他的視線筆直盯著座椅上的林盛。
  如果對方不反抗,他自然可以名正言順的搞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如果對方反抗,他就更高興了。
  區區一個民間組織,敢反抗,那就直接寫成反黨報上去,到時候查抄滅門,能夠榨出來的油水估計更多。
  實際上他巴不得對方反抗。
  可惜....直到尸體被帶走,拖出門,林盛都沒有任何拒絕之意。
  “林會主,聽清楚我說的話了?”
  東堤瞇起雙眼,緊盯著林盛。
  既然他選擇現在上門,自然是早已將這個小小的鐵拳會調查清楚了。
  林盛的底細,他也知道。家庭背景也知道。
  不怕對方跳出什么小花樣。
  “知道了。”林盛平靜回答。“法門之后我會書面寫下,遞交給你。”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