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153 辦法 3

  
      最后看了眼鬧鐘,林盛迅速起床穿衣。
  
      他打算再去會館冥想修習,假期里反正也沒事,他借口出去散散心,留了張紙條便快步出門了。
  
      這些天父母姐姐都在家里,他也不方便在家里修習圣力,畢竟一次修習就不能被打斷。否則前功盡棄。
  
      而在家里,父母不時的會進出臥室翻找東西,拿放在衣柜底下的被子之類。
  
      所以十分不便。
  
      他漸漸的也開始轉移陣地,去會館冥想修習。
  
      畢竟他現在除開冥想灰印外,修行圣力主要就是靠亂彈琴....
  
      那可是三倍的圣力積累速度!
  
      .............
  
      .............
  
      碼頭區。
  
      謝橋月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捏著的錢包正不時的往下掉硬幣。
  
      要是平時的話,她可能會大叫一聲趕緊接住所有硬幣,然后迅速用手把每一枚都擦的锃亮無比。
  
      但現在,她酥胸不斷起伏,情緒相當激動。看著眼前地上躺著的一具尸體。她手指著臥室窗臺上深藍海鷹,半響說不出話。
  
      “害怕了?”海鷹認真的理了理身上的羽毛,張開一只翅膀輕輕一揮。
  
      一些細碎粉末便自然的飛出,飄落到地上尸體傷口處。
  
      很快尸體開始溶解,蒸發,化為一絲絲白色蒸汽,消失在地板上。只留下一點衣物東西。
  
      “這都是這幾天的第三次了!”謝橋月怒道,她就算再遲鈍,也知道這不是意外了,而是鐵定有人盯上她了。
  
      “是家族的人,他們也在找我。”海鷹冷冷道。“你最好快點決定,他們很快又會追來。我剛剛出去時,已經看到又有人來了。
  
      我的傷太重,現在只能發揮一點點實力,一次兩次還好,次數多了,他們肯定會發現異常,然后知道我在這附近。然后派出高手。”
  
      “你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馬上去碼頭,找一艘船離開這邊,運氣好的話,在我指引下,我們可以遇到從米加開往歐羅的商船船隊!”海鷹的聲音嚴肅而急促道。
  
      謝橋月也知道,這樣的情況不能長久,一次次的干掉對方派來的探子,就算再傻的人,次數多了也該知道她們的大概位置范圍了。
  
      可她不想離開這里,從小到大,她在這里生活了二十多年,從穿開襠褲有意識以來,她就一直在這里成長。
  
      盡管她中途離開過一段時間,但她依舊熟悉這里的一切,不論是花草還是建筑物,又或者是各種大小不一的灰色黑色白色勢力。
  
      碼頭區雖然是號稱最亂的分區,但在她眼里,卻猶如庖丁解牛,各種勢力強弱范圍都清晰無比。
  
      沉默了一陣。
  
      “不...我們去鐵拳會!!”謝橋月俏臉認真道。“鐵拳會非常強!肯定能解決掉那追上來的怪人!只要我偷偷躲進鐵拳會會館,就一定能保證安全!”
  
      “你瘋了!鐵拳會只是個普通黑惡組織!都是些普通人,就算有點實力槍械,面對超凡者是絕對沒有機會反抗的!”海鷹心頭大急。
  
      “我們這里最強的就是鐵拳會,我覺得可以!”謝橋月自顧自的點點頭。
  
      “鐵拳會主林盛可是能把人頭當球踢,每天要喝三大杯處女鮮血的超級強者!
  
      聽說他每天晚上睡覺,都會睜著眼睛,只要有人隨便靠近,就會暴起殺人。所以會館里從來沒人見過他睡覺。
  
      因為,見過他睡覺的人,都已經死了!”
  
      謝橋月一本正經的低沉說道。
  
      “所以說.....你都是從哪聽說這這些亂七八糟傳言啊....!!?
  
      都給你說了這些傳言不靠譜!”海鷹心頭無力。
  
      她浪了這么久,這是唯一的一次感覺自己可能要載。
  
      這小姑娘看起來文文靜靜,乖巧聽話,但一旦陷入自己妄想后,就開始我行我素,完全聽不見他人意見。
  
      不...不是聽不見意見,而是壓根就沒聽到她在說話....
  
      她之前把靈寄托在這家伙身上,簡直就是眼瞎啊!!!
  
      “沒關系,我先走了,你目標太大,可以不用跟上來!”謝橋月果斷起身,她開始收拾衣服干糧什么的。準備打持久戰了。
  
      “我靈都寄托在你身上,你死了我也活不成,你個廢渣!能不能聽我說一句啊啊啊啊!!”海鷹憤怒的炸毛道。
  
      “該從哪個方向走呢?還有得想想怎么混進去....”
  
      謝橋月完全沒聽海鷹在說什么。提著包裹就沖出臥室門,進入廚房一頓稀里嘩啦亂翻。
  
      不多時,一人一鳥快步沖出家門,從小區門口迎著月色跑向黑水區的鐵拳會館。
  
      很快,在她們離開小區沒幾分鐘,一道血紅色人影緩緩走進小區,筆直朝著謝橋月居住的房子看去。
  
      “跑了?”血紅色人影微微皺眉。
  
      月光下照亮他身上的外貌。那赫然是一個渾身沒有皮膚,能看到所有皮下肌肉肌腱的怪異男人。
  
      兩個穿便裝皮夾克的男人從左右靠近,低頭恭敬道。
  
      “亞莫代爾先生,目標正在逃往黑水區,我們派去阻截的人手又沒了。估計已經被殺。”
  
      “沒關系,那種外圍的傭兵有多少要多少,無非就是錢而已。”怪異男人無所謂道。
  
      “她應該是想逃,從海上乘船逃離這里,是個不錯的選擇。”
  
      兩個手下交換了個眼神,繼續低頭,沒出聲。
  
      “你們的人都散開,免得嚇到她們,我親自去。這趟就不信她還能成功逃脫!”怪人冷笑一聲,轉身大步消失在黑暗里。
  
      “是!”兩名手下趕緊應下。
  
      .............
  
      .............
  
      黑水區。
  
      鐵拳會館對面,一處狹窄巷子里。
  
      謝橋月打量著面前一陣冷清的建筑。
  
      “我以前上的小學學校啊....真是懷念。”她知道鐵拳會把她小時候的學校校區買了,只是這趟親眼看到,還是心里有些感觸。
  
      “我最多只能再幫你擋一次。之后我會力竭,別死了。”海鷹站在謝橋月頭上,字句清晰道。
  
      “放心,這里是鐵拳會的地盤,只要他們敢進來,就肯定要出事!”謝橋月十分篤定。
  
      “出事?出什么事?周圍一個超凡者也沒,能出什么事?”海鷹一臉無語。
  
      重傷瀕死的時候遇到個棒槌就算了,結果還為了活命,和棒槌稀里糊涂的簽了靈核契約,成了生命共同體。
  
      現在好了,當時一時爽,全家淚兩行。
  
      她雖然全家就剩她一個了。淚也擠不出來幾顆了,但心頭落淚那是常有的事。
  
      這幾天里,為了糾正謝橋月這個欺軟怕硬的棒槌思想,她已經竭盡全力做出了各種努力。
  
      可惜....
  
      海鷹欲哭無淚,它看著謝橋月正大光明的走過去,站在會館門口低頭看擺出來的招收弟子要求,一臉我是過路的表情,心頭便一陣無力。
  
      如果是平時還好,可現在整條街上就她一個人!
  
      她還這副表情,這是想去騙鬼呢!!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