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319 返回 2
    密林中,一絲絲讓人頭皮發麻的心悸波動在源源不斷的顫動浮現。
  
      一道濃郁的如同血漿般的暗紅光暈,緩緩從儀式陣圖中心,泉涌而出,朝著四周蔓延開來。
  
      “凝望,絕視。耳盲,斷聽。魔影,裂魂。斷肢,切面”
  
      一道模糊不清的聲音鉆進林盛耳中,這聲音剛開始還有些朦朧難懂,但很快,不過數秒,便演化調整,變成他能夠聽懂的頻率和語言。
  
      血漿般的紅光中,一只半透明的血紅手臂,緩緩伸出,仿佛從深井中探出的獲救者,一把抓住紅光邊緣。
  
      咝!
  
      一股強烈的深吸氣聲音傳開。
  
      緊接著是第二條手臂伸出,抓住光暈邊緣。然后第三條手臂,第四條手臂,第五條
  
      密密麻麻的手臂源源不斷伸出,那種深吸氣的聲音也越來越急促,越來越密集。
  
      仿佛想要爬出光暈的活物越來越急,越來越焦躁。
  
      轟!
  
      猛然間無形的精神震蕩炸開,光暈中噴射出一具淡紅的,龐大的,怪異的活物。
  
      它就像是長著上百對手臂的淡紅云霧。其中隱約鑲嵌著大量彩色旋轉的復眼。
  
      那些復眼圓滾滾,就像是蜻蜓的眼珠。
  
      “很好很好能夠召喚到我,偉大的鮮血凝視者——締。是你的幸運!”
  
      云霧邪靈漂浮在林盛身前,體積足足有三四米寬,六米多高,就像一大團扭曲的橡皮泥。
  
      他大量的手臂無意識的搖晃著,就像海底海葵的尖刺纖毛。
  
      “來吧說出你的愿望,我將滿足你的心愿!”
  
      他緩緩俯下身,貼近林盛的面孔。
  
      林盛抬起頭,臉上露出驚惶和渴望的復雜神情。
  
      “所所有心愿,都可以嗎?”他顫抖著聲音詢問。
  
      “當然,這可是公平交易。所以你一定要認真想好”云霧般的邪靈身體中所有的眼睛閃爍了下,傳出濃濃邪異的聲音。
  
      林盛顫抖著身體,不斷吞咽著唾沫,好似驚恐到了極點。
  
      “我我我”
  
      他顫抖著聲音,想要說話,卻又始終不能完全說出內容。
  
      “我想要想要”
  
      他聲音越來越小,越來越小,幾乎弱不可聞。以至于云霧邪靈不得不靠得更近一些才能聽清。
  
      “想要什么?”邪靈催促著問。
  
      “想要”
  
      “你的一切!!”
  
      哧!!
  
      林盛猛地抬頭,右臂深深扎入邪靈體內。
  
      他臉上流露出一絲絲詭異的微笑。
  
      剎那間,一道道潔白圣潔的光芒,從他手臂上綻放而出。
  
      純白的圣力宛如最鋒利的尖刺,從邪靈體內驟然爆炸開來,化為無數利箭飛射向四方。
  
      哧哧哧哧哧!!
  
      密密麻麻的白光圣力凈化著所接觸到的一切,將邪靈巨大的身體急速蒸發消失了一大半。
  
      他仰天痛嚎一聲,瘋狂的想要往后退縮,回到邪靈界。
  
      可惜已經太晚了。
  
      密密麻麻的圣光源源不斷的照射在地面的儀式陣法上,將他回去的道路徹底斷絕。
  
      “不!!”
  
      伴隨著最后的慘叫。
  
      圣光頃刻間燃燒掉了邪靈全部的身體,只留下林盛手心中拳頭大小的一枚血紅圓球。
  
      圓球像是眼珠般,里面隱約有瞳孔在不斷轉動,注視著周圍的一切。
  
      林盛微微吐了口氣。感受到身上的圣力一下子用去了大半。再看看手里剛剛到手的邪靈珠。
  
      “沒想到一點點魚餌,就勾到這么大的家伙簡直就是一本萬利!
  
      強度至少有九級!嘖嘖,要不是偷襲,還真不一定能這么快解決。”
  
      實際上他的做法在黑羽城并不算新鮮。
  
      許多強大的法師,都偶爾會用這種方法,勾引釣魚,抓捕強大的邪靈和惡魔。
  
      他們有的會將邪靈和惡魔當作奴仆,為自己服務。有的則簡單將其作為合成材料。
  
      還有的直接抓來當飯菜食用,或者給自己的小寵物喂食。
  
      當然能做到最后這種程度的,就算在黑羽城所屬的帝國中,也是最強大的頂級法師才能做到。
  
      就像夢境中,林盛之前遭遇過的一樣。
  
      那頭雷怪就是被法師們抓捕后,訓練當作守衛者的惡魔。
  
      林盛檢查了下殘留的儀式陣圖,那五個活人作為儀式的消耗品,已經有三個徹底消失了,尸骨無存。
  
      還剩下兩人,運氣不錯,留下了兩具骸骨沒被帶走。
  
      這也是因為林盛殺掉了邪靈,剪掉了一部分儀式的報酬所致。
  
      “那么,先吃掉這個再說。”林盛看著手里的邪靈珠。
  
      這是被圣力所凈化的,純粹的魂力珠子,當然,因為是圣力凈化,所以這顆珠子無可避免的帶有林盛圣力的氣息。
  
      至于如何轉化這股魂力,林盛用了一個最好的減少損耗的方法。
  
      那就是儀式轉化血脈。直接將這魂力轉化成巖龍血脈。
  
      轉換用的儀式,林盛已經很熟練了,只是材料有些不足了。這次用完,下次再有一次,就消耗干凈,需要重新補充。
  
      一陣柔和的紅光后,拳頭大小的邪靈珠,徹底變成了純凈的巖龍血脈,將林盛的骨髓進一步改造,朝著巖龍體質更進一步。
  
      “大概有五成多,快六成了嘖嘖,這趟真的是釣到了條大魚。”
  
      林盛吐出一點火星,點燃儀式殘留痕跡,再讓地牢士兵清除殘留物。這才施施然朝著別墅方向回去。
  
      他隱約感覺到,超過了一半比例的巖龍血脈,正在孕育著一種莫名的力量。
  
      他的身體,正在進行一種至關重要的改變。
  
      這次改變后,或許會有一次質變的飛躍。
  
      第二天一早。
  
      林盛依舊帶隊,帶著梅麗莎,貝拉,還有三個膽量夠大的隊員,一起開始巡邏任務。
  
      果然如他預料到的一樣。
  
      昨晚上,僅僅只是一夜,鎮上發生的沖突便已經超過了十起。
  
      這些人很給貝恩大學面子,沒有光天化日動手。但就算這樣,也有至少四人,在昨晚的沖突里重傷,甚至失蹤,死亡。
  
      當然,這是排除了林盛動手的那五人之外的數據。
  
      在稍微調解了幾次爭端沖突后,白銀礦洞下面,終于有了新的消息。
  
      洞底的導師隊伍們,打算上來了!
  
      林盛等巡邏隊伍,第一個從總指揮那里得到消息,要求守備加強。
  
      當然,他們只是普通鍍金學員,誰也沒指望他們能起多大作用。
  
      林盛也樂得劃水,只要沒有明顯的找茬找麻煩,他都懶得理會。
  
      只是夜晚里,他也有些按捺不住,不斷用火光在森林里勾引心懷不軌的隊伍靠近。
  
      然后如之前那樣,一口氣吃掉,將人化為祭品,釣出大邪靈。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