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320 返回 3
    經過林盛的換算,如果說一個活人祭品的能量是一。那么幾個祭品加在一起,最多最多不超過六。
  
      可是召喚之后,勾引釣來的大邪靈,其本身的能量數值,至少是一百。
  
      就算經過圣力凈化,損耗一小部分,也依舊有超過六十的龐大數值。
  
      這是超過十倍的收益!
  
      也是林盛樂此不彼的關鍵緣由。
  
      連續幾次后,他又坑死了十幾人后,終于這些外來者似乎意識到了什么。不再上鉤了。
  
      林盛又嘗試了幾次,發現沒人來,這次不光是沒人來,甚至連野食子也沒了。
  
      所有活物,只要夜晚里遠遠里看到他的火光,馬上便轉身就跑,絲毫不敢靠近,無奈之下,林盛只能作罷。
  
      不過這時他體內的血脈也只差一點達到了六成。只是越往后越艱難緩慢。
  
      隨著時間推移,礦洞底部的導師隊伍開始返程,被吸引而來的強者也越發增多。
  
      漸漸的,當某一日,林盛感應到一位鎮壓級外來者,光明正大的來到小鎮后。
  
      終于,來自學校的助教和導師隊伍,接替了他們的巡邏隊工作。
  
      任務提前完成了。
  
      這時的任務也已經不是他們這些學生能夠應付得了的了。
  
      學校的通知抵達,要求所有學生隊伍算是提前完成任務,返回學校。
  
      對此林盛頗為可惜。
  
      如果不出現異常變數,說不定他還能從后來者中引誘到一些好祭品。將血脈一舉推到六成。
  
      六成比例的巖龍血脈,基本上就是極限了。
  
      除非徹底想要變成巖龍身軀,否則人類本體體內的特殊血脈,是無論如何也不能超過六成比例的。
  
      一旦超過六成,就難以維持基本的人類身軀。而不得不朝著怪物外形轉化。
  
      這不是林盛想要的結果。
  
      他還想繼續在邪能世界隱藏,提升自我。
  
      說起來,邪靈真的是一種性價比極高的好東西。他已經正式將其列為魂力轉換最好的選擇之一。
  
      邪靈,影魂魂器,夢境怪物,這是他接觸到的三種不同的魂力來源。
  
      其中最純凈的,就是邪靈了。
  
      ..........
  
      ..........
  
      “請務必讓我留下,為學校,為諸位在礦洞底部奮斗犧牲的老師貢獻自己的力量!”
  
      林盛對著新任的總指揮深深鞠躬,聲音洪亮有力,充滿正氣。
  
      “在導師們的照顧下,學生所謂的巡邏任務,幾乎沒遇到什么難題。與其說是我們為學校完成任務,不如說是學校反過來在照顧我們。
  
      對此,林盛深感羞愧。學校為了我們付出,而我們卻心安理得的享受著各種福利和好處。”
  
      “所以....這就是你想要留下來,加入助教隊伍的根源?”
  
      新任的總指揮,是位名為亙蒂斯的枯瘦老教授。
  
      他不是工坊主,是學校里少數獨立掛職的主教授。學校的業務便是他們的全部工作內容。
  
      這點和工坊主們不同。
  
      亙蒂斯有些無語的看著面前鞠躬彎著腰的林盛。
  
      他來之前就知道這里有心靈城堡坊主最重視的小弟子在。林盛的大名,就算是他,也早有耳聞。
  
      原本想,他一到就果斷把林盛等人撤回去,安全放回學校。
  
      沒想到這小家伙居然還想著要參與進來這次的守備任務。
  
      他一個才大一的新生,居然就想參與最低助教層面的大型沖突任務。
  
      是膽子大不要命,還是有什么其他企圖?
  
      亙蒂斯頭疼的看著林盛。將求助的目光落到兩側其余導師副教授身上。
  
      可惜,被他看到的人都紛紛自然的移開視線,裝作沒看到。
  
      “林盛,我和你導師烏曼迪拉也認識,這里我就給你說句實話。現在任務已經升級到了你所不能承受的地步。天命秘寶吸引了太多外來者,甚至現在,已經有了超過四位四翼級別的強者抵達。”
  
      他頓了頓,誠懇的看向林盛。
  
      “所以現在的形勢真的很危險,你留在這里,只會影響到導師和助教們的發揮。起不到任何貢獻作用。”
  
      話都明說到這個份上了。
  
      林盛也沒法繼續厚臉皮亂扯。其實所有人都聽出他是亂扯理由,可現在連亂扯的理由也沒了。自然也沒了留下來的借口。
  
      “好吧,學生明白了...”林盛流露出一絲無奈神情,依次向在座的導師和教授們鞠躬行禮,客套了幾句,這才轉身離開臨時指揮部。
  
      他走出指揮部大門,沿著木質走廊一步步往外。
  
      忽然前面的走廊,迎面走來一名身穿白色制服,胸口別著尖塔銀色徽記高大男子。
  
      男子和林盛擦肩而過,目不斜視的走向身后臨時指揮部。
  
      林盛瞇了瞇眼,聞出一絲有些熟悉的邪能氣息。
  
      “天堂塔.....和那個叫沂南的家伙,身上一樣的氣息.....”
  
      他頓住腳步,放緩速度。
  
      很快,身后傳來咔嚓的關門聲。陣陣說話聲交談聲,清晰沿著地面傳如他耳中。
  
      這就是巖龍血脈漸漸顯現出的能力之一,地聽。
  
      能夠傾聽方圓五十米內,所有區域內的聲音,無論多么細小,都能聽到。
  
      當然這個能力是有高度范圍的,不過林盛還沒測試其極限高度。
  
      但用來偷聽后面指揮部內的聲音,還是可以的。
  
      邪能形成的隔絕場,根本沒辦法隔離這種從地下竊聽的手段、
  
      很快一陣清晰的說話聲,從后方傳來。
  
      “這次輪到你來發函了啊,冰瀑。”這是亙蒂斯教授的聲音。“每三年一次的空間信函,從你我見面起,到現在,你足足輪了三次。”
  
      “誰讓我是塔里最閑的。”一個渾厚帶有磁性的男性聲音自嘲道。“好了,廢話不多說。這次拿到手的空間之石,可以開啟的有三個,入口還是在我們那兒。你們這邊手里這個也有活性。你們打算進多少人?”
  
      亙蒂斯笑了笑:“上邊抽調強者組成執法部,學校里人手嚴重不足。帶隊的導師都不一定找得齊,我們這次怕是要放棄了。”
  
      “呵呵,你繼續吹,我就聽著。”冰瀑冷笑。“上次你也是這么說,上上次你也說不去。結果呢?”
  
      “沒人會輕易選擇放棄一個小塵埃世界。就算希望不大,也一樣。”另一個聲音低沉插話,似乎是其他副教授。
  
      亙蒂斯繼續道:“雖然我們肯定拿不到小塵埃世界的掌控權,但里面第一次開采的資源,絕對遠超固定通道周圍地域。
  
      所以,既然弄到空間之石了,那就肯定會去。只不過是怎么去,去多少人的問題。”
  
      “測試過了嗎?這次的空間之石?”冰瀑繼續問。
  
      “測試過了,最多不能超過四翼,否則會非常危險,會影響空間波動。另外,我們打算將進入的名額賣出去一部分。”亙蒂斯淡淡道。
  
      冰瀑頓時了然:“我就說,難怪外面來了好幾個四翼。有兩個還帶著自己徒弟一起。”
  
      聽到這里,兩人話題轉移,開始聊一些日常往事,故人瑣碎,林盛也不再偷聽,收回注意力。
  
      他心頭隱約有了一些猜測。那個白銀礦洞地下的天命秘寶,很可能不是一般的秘寶,而是所謂的空間之石。
  
      這個石頭似乎能開啟什么小塵埃世界,讓人進入里面墾荒。而且進入里面似乎還有最高實力限制。
  
      “有趣.....”他雖然不感興趣,但聽語氣,似乎里面會有相對殘酷的爭斗。
  
      只要有爭斗,就會有廝殺,有尸體,到時候他也會由足夠多的血肉祭品,進行召喚邪靈。
  
      “真是可惜.....”他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太弱了,才雙翼層次,否則就能也成為墾荒中的一員,進入其中狩獵廝殺。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