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366 入口 1
細碎的腳步聲,不斷在城鎮內部慢慢游蕩。
  
  饒了一圈,三個頭的唐恩已經餓得有些兩眼發花了。
  
  他強忍著饑渴,遏制住自己啃食能量棒的沖動。繼續在城鎮里巡視。
  
  “凝霧到來之前,一定能找到新的吃食。否則堅持不了多久,我就得餓死。”
  
  他默默想著,又拐過一個十字路口,朝著霧氣單薄的方向走去。
  
  “這種地方,我們只有走霧氣少的方向,才能找到活物。因為霧氣具有腐蝕性,一般人不愿意也不能在濃霧之地堅持很久。”
  
  左邊的頭分析道。
  
  “有道理。”唐恩點頭,“不過你剛剛不是想要吃素么?”
  
  “呵呵,你不也是想吃豆腐?”
  
  “剛才的食欲,和現在能一樣?”唐恩冷笑。
  
  “你臉皮可真厚唐恩。”另一個人頭無語道。
  
  “還不是你們訓練出來的。”唐恩還想說什么,忽然心頭一動,感知中反饋回來一陣活物的回饋。
  
  “等等!有吃的!”他微微激動起來。“沒想到剛剛遇到那兩個怪物后,還能遇到活物!看來今天果然是我們的幸運日。”
  
  “別又遇到剛才那種變態就是了。”右側人頭小心道。
  
  “不怕,這次的威脅感不如上次,我們先試試手。”唐恩擺擺手。
  
  他伸出右手,手掌緩緩蠕動起來,開始分裂下一團血紅肉團。
  
  啪嗒。
  
  肉團掉落在地,很快蠕動起來,長出四條血紅狗腿,身體拉長,轉眼便變成了一頭沒有頭部的紅色獵狗。
  
  嘶。
  
  獵犬斷頭處一下裂開,長出一張碩大的慘白大嘴。
  
  “去吧。”唐恩手一指前面。
  
  嗖!
  
  那血色獵犬一聲不吭,一路狂奔,沖進前面霧氣。
  
  穿過霧氣約莫上百米的距離,獵犬前方很快出現一老一少,兩個緩步前進的活人。
  
  兩人微抬起頭,看向獵犬。臉上露出一絲詫異之色。
  
  走在前面的老者看著急速沖來的怪異獵犬,忽然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他抬起手,輕輕往前一揮。
  
  三頭人唐恩遠遠望著獵犬撲去的方向。
  
  “這次一定能吃個好肉!我要新鮮的,血液循環充分的位置!”
  
  “手腳最好吃!”
  
  “不!鼻子,鼻子最好吃!”
  
  “舌頭才是王道,好了你們別吵了,我給你們做裁判!讓我到時候每個部位都嘗嘗鮮,就知道什么地方最好吃了!”
  
  唐恩腆著臉笑道。
  
  “又來這套,呵呵。”
  
  “又騙我們吃的!”
  
  “我這是為你們解決爭端,就剩我們三個了,還有什么好吵的?大家和和氣氣,你一口我一口,謙讓點不就”嘭!!
  
  話沒說完,唐恩高大的身軀便如同被被火車頭撞上一樣,瞬間倒飛射出。
  
  轟!
  
  他撞上后邊的一輛腐朽貨車上,將車子撞得側面凹陷,翻倒在地。
  
  他自己則像個乒乓球一樣,借撞擊力斜飛起來,高高劃出一道完美拋物線,灑下一路暗紅血水。
  
  嘭!
  
  唐恩整個人重重砸落下來,在柏油馬路地面撞出一灘紅色印記。仰躺在地上不動了。
  
  他渾身劇痛,表情像是要哭出來一樣。完全不知道自己剛剛遇到了什么事。
  
  “我覺得我快要死了”他滿頭冷汗道。
  
  可惜身邊的兩個同伴一點聲音也沒。
  
  唐恩扭頭看了看,兩邊同伴正瘋狂的給他打臉色,讓他別出聲。
  
  “你們干什么?臉抽筋了么?”唐恩奇怪道。
  
  然后他視線一抬,正好看到左側路面上,正緩緩停下腳步的兩道身影。
  
  一個紅發女子,和一名黑發高大男子的組合。赫然就是剛剛他遇到的那兩個變態!
  
  唐恩兩眼一翻,一秒暈倒。
  
  “有人在向我們挑釁啊”黑發男子看著地上的唐恩,微笑道。
  
  “只是意外而已。”紅發女子打了個呵欠。
  
  “確定是意外?”
  
  “恩,沒事,意外。”紅發女子隨意回答道。
  
  林盛看了看天工霞,似乎有些明白她的想法了。也不在意,繼續跟著她一路朝著霧氣深處走去。
  
  這家伙似乎不怎么想出工出力。又或者是想一勞永逸。
  
  不過林盛既然已經給天工霞確定了測試實力的目標。那么怎么操作,那就是她自己的事。
  
  他只是跟著在后面觀察測定。
  
  兩人完全當唐恩不存在,一路繼續朝著其他區域走去。很快便沒入濃霧里。
  
  身后的三頭唐恩在他們剛剛離開,便一個翻身爬起來,拔腿就跑。
  
  林盛聽到聲線,看了眼天工霞,沒再說話。
  
  兩人一路往前,走過幾家修車店門前。
  
  忽然天工霞腳步一頓,看向右側地面。
  
  “有人,要救么?”她回頭看了眼林盛。沒有說話,只是用靈魂傳輸詢問。
  
  “有活人?”林盛一愣,順著她的目光看去,感知急速擴展放大。
  
  馬上他也感覺到,這里的地下似乎有貓膩。
  
  兩人對視一眼,林盛先一步走向那處位置。
  
  這里是米加邊境,嚴格意義上來說,也是米加白紙的負責范圍,他雖然不是白紙的一員,但遇到這種事,能幫則幫,沒什么好猶豫的。
  
  畢竟來米加這段時間,老師也好,學校也好,對他都很不錯。不曾虧待。
  
  更何況,這次的駐扎部隊中,有貝恩大學畢業的學員,還有接了這邊任務的在校生。
  
  否則貝恩大學那邊,也不至于這么快就能接到這邊出事的情報。
  
  兩人在修理廠對面的空地上走了一圈,很快便發現了一絲絲端倪。
  
  “地下?”林盛察覺到位置。
  
  “恩,很深的地下。”天工霞點頭。
  
  地下安全避難所內。
  
  已經生活了半個月的鎮民和駐扎部隊等人,此時全部都離開了自己的生活房間,來到最中間的集合大廳。
  
  一共一百三十多人。
  
  其中包括了三方群體。
  
  原住民鎮民一方,在一個名叫末日教的民間教派指揮下,聚集在一起,此時正念念有詞,似乎在祈禱什么東西。
  
  為首的是一名叫鮑勃的強壯黑人,他披著白色長袍,帶著白口罩,手里握著一把式樣怪異的手槍,警惕的注視著其余兩邊。
  
  駐扎部隊一方,其殘余人手則是以一名軍銜職位最高的法利恩少校為首。
  
  只是此時,這名少校的性格和武力,似乎沒辦法完全整合所有人。
  
  駐扎部隊內部正在爭執。
  
  第三方,是一群神色冷漠,自己內部成員還彼此保持警惕的游蕩民間邪能者。
  
  他們都是聽到名聲,遠遠跑來接受調查任務,想賺取任務獎勵的人,相當于賞金獵人。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