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372 局面 1
    嗡嗡嗡...
  
      劇烈的震動聲中,城鎮里的樓房在顫抖,搖晃。
  
      三頭唐恩正坐在餐桌邊吃著才撿來的怪物尸體。
  
      是的,他已經饑不擇食了,怪物尸體雖然味道不怎么好,也總比餓肚子強。
  
      剛剛舉起叉子,他準備往下插,這陣震動頓時打斷了他的進食。
  
      “怎么回事??”唐恩的警惕心極高,如果說在這個危險神秘的詭異城鎮里,誰有可能活得最久。
  
      那么他唐恩一定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名。
  
      “可能是有人在外面打斗。我感覺到了能量的沖突波動!”其中一個頭顱低沉道。
  
      “難不成是之前那兩撥人?”唐恩不再多想,想再多也沒用,反正他都惹不起。
  
      放下叉子,他動作奇快的在房屋里收拾了下,然后嘭的撞開房門,揚長而去。
  
      只是他剛一出門,抬頭便看到頭上夸張的一幕。
  
      那兩頭巨大虛影,如同真正的實體怪物,如果沒有一定修為和實力,根本連他們的位置都看不到。
  
      唐恩,自然是能看到這一幕的其中一員。
  
      他抬頭掃了眼兩頭正在纏斗的龐大怪物,內心在跑馬,臉上很冷靜。
  
      “凝霧來了......不過這次有這兩個大佬頂著,應該短時間沒問題吧...”
  
      他看了眼城鎮最深處,那里正緩緩彌漫出一陣銀灰色霧氣。
  
      銀灰色霧氣迅速蔓延,開始融入周圍白色霧氣里,讓整個濃霧更加伸手不見五指。
  
      “來了!”
  
      “快撤!”
  
      唐恩身上的兩個腦袋迅速提醒,語氣都有些不安。
  
      “這次既是危險也是機遇,如果運氣好,或許我們也能跟著那兩個大佬離開這里。”
  
      唐恩面色堅定,他這次出來,是真的決定賭一把。
  
      想到這里,他迅速朝著霧氣彌漫的反方向跑去,很快便消失在白霧里。
  
      ...........
  
      ...........
  
      狂暴的冰藍巨劍,宛如流星般帶著巨大沖擊力,轟然落在獨眼巨樹身上,切開一道道深深傷痕。
  
      劍身周圍無數飄帶一樣的寒氣,像是巨大的鋒利利刃,碰到任何事物都會被它們輕易切斷。
  
      天工霞懸浮在半空中,身旁五把巨劍如同轉輪,哧哧哧哧不斷輪流往下斬落。
  
      巨大的斬擊在城鎮地面切開一條條漆黑劍痕。就像是在這片廢棄之地重新勾畫新的軌跡。
  
      下方地面上,那名老者宛如猴子一樣快速奔跑,他并不格擋天工霞揮出的攻勢,只有實在擋不住時,才動手挑飛巨劍。
  
      地面上濃霧被兩人巨大的力量對沖吹散,一棟棟樓房被巨劍斬斷歪倒,一片片墻體被震蕩波震碎垮塌。
  
      天工霞目光注視哪里,巨劍不斷斬落,那里便瞬間化為一片廢墟。
  
      如果說之前的城鎮只能算是廢棄,那么現在的城鎮一半區域,便成了徹徹底底的廢墟。
  
      殘墻斷壁,煙塵飛舞,除了碎石和垃圾,地面上幾乎看不到任何完整物體。
  
      偶爾的泥灰里還能隱約浮現怪物的尸骸。
  
      這些殘破尸骸,便是之前三大統領準備圍殺林盛等人的隊伍。
  
      可惜這時被殃及池魚,全部解決。
  
      錚!!
  
      地面上陡然炸開一點金色火花,兩道沉重恐怖的超強斬擊,在一剎那間交擊數十下。
  
      斬擊之間震開的震蕩波,產生如同地震一般的次聲波和超聲波現象。
  
      四周方圓千米范圍,大量的石塊泥土紛紛開裂,被無形震蕩波侵蝕粉碎。
  
      “我是七鎖塔列等使靈鎖,杰夫剎靈司!這次是我們估計錯誤,我們認栽!如果你愿意停手,我等愿意賠償你們所有的精神損失和物質損失!”
  
      老者以完全不符合年紀的超強敏捷速度,在地面上四處躲避巨劍斬擊。
  
      他心頭也是暗暗叫苦。如果說一開始他還能和那瘋子對抗上幾招,那么后來,越打越是不對勁。
  
      那瘋女人一劍比一劍猛,所有劍招轟擊面積極大,威力恐怖,還附帶劇烈寒毒。
  
      在抵消掉列等使級別的自然力場后,兩人真正的實力對抗,靈鎖杰夫驚悚的發現,自己的實戰實力居然遠遠不如對方。
  
      交手數百招后,他便被輕松壓制,無法反抗。
  
      數百招,聽起來應該算是很久的時間了,給人的印象是苦苦鏖戰,過招許久不分勝負的味道。
  
      但如果是建立在一秒五六十招的速度下,數百招也就幾秒.....
  
      簡單的說就是,老頭感覺能贏,老頭A了上去,老頭打出GG....
  
      力抗五秒后,靈鎖感覺自己到達了人生巔峰。
  
      生死危機下,他幾乎發揮出了自己的全部潛力。
  
      可惜依舊被打得啃土,只能在地上到處亂竄,以延長戰斗節奏,獲得喘息。
  
      一道道藍色劍影從天而降,不斷在地面留下深深痕跡。
  
      天工霞狂笑著,身上的寒意越來越重,越來越強。
  
      她眼中的紅光也越來越亮,越發如同野獸。
  
      一道道劍影威力竟然再度提升一層。
  
      之前靈鎖杰夫就已經不敢硬接了,現在再度提升,他更是連碰都不敢碰。
  
      偶爾避無可避,也只能無奈的動用平等海異能,來強行轉移對方攻擊。
  
      但平等海異能,不是能隨時隨地的高強度動用的。
  
      因為威力巨大,可以瞬間將自身殺傷力提升一個級別,所以這種招數一旦動用次數過多,就會對身體產生不同程度的暗傷。
  
      時間一久,這種暗傷便會積少成多,最終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
  
      開戰兩分鐘后。
  
      靈鎖杰夫終于扛不住了,勉強發出最后一道七彩虹光,擋住天工霞的最后斬殺。
  
      他臉上慘白,頭頂上的獨眼巨樹體積小了足足三分之二。
  
      再看看那邊飛速追來,打算繼續追砍的天工霞。
  
      靈鎖杰夫決定不再猶豫,比起面子,還是保命更重要。
  
      他動作奇快,從遠處帶起看呆了的幾人,急速朝著鎮外沖去。
  
      這一跑雖然速度不慢,但因為所處位置本身就接近鎮外,過程中,終究還是產生了某種詭異變化。
  
      地面上大片的藍色寒氣,開始宛如無數手爪般,伸出抓住他奔跑的腿腳靴子,試圖將他留下。
  
      在快要離開鎮子時,他全身一顫,后背上發出沉悶聲響,似乎硬擋了什么攻擊。
  
      地面的寒氣已經開始化為無形的怪物,環繞在他身旁不斷攻擊。
  
      但越是這樣,他跑得越是快。
  
      剛剛一離開城鎮范圍,靈鎖杰夫腳下便加速升騰起一片模糊銀光。
  
      。m.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