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373 局面 2
    銀光中仿佛纏繞流轉了大量復雜符文,眨眼間如同繩索,從下往上,嗖的覆蓋住靈鎖杰夫整個身體,甚至連同他徒弟一起。
  
      銀光閃爍間,靈鎖杰夫終于大大的松了口氣。
  
      他回過頭,和徒弟沐浴在銀色輝光中,看向遠處半空中追來的天工霞。
  
      “這次是老夫大意了。不管如何,下一次,我會記住你,找到你。”
  
      靈鎖杰夫深深看了天工霞一眼。
  
      同為列等使,按道理說他不應該差這么多。可現實就是這么殘酷。
  
      如果不是這道事先準備好的撤退陣法,他恐怕這趟真的會損失慘重。
  
      “這就要跑了?”天工霞遠遠的收回五把巨劍,讓其合而為一,融為一把。
  
      她有些煩躁的盯著銀光里的兩人,伸手握住劍柄。
  
      “所以說.....”她眼中的紅光越發刺目妖艷。
  
      “白費我陪你玩這么久的過家家啊.....”
  
      猛然間她握住劍柄,身后紅發如同火焰般劇烈跳動飛舞。
  
      鏘!!
  
      一道銀色劍光,宛如夜晚中從天而降的神秘流星,遠遠朝著靈鎖杰夫兩人刺去。
  
      劍光頂端急速旋轉閃耀著,帶起無數白色風雪,形成一個巨大的扭曲龍卷漩渦。
  
      隨著距離越來越近,速度越來越快。
  
      原本這道只有一柄巨劍的劍光,很快便匯聚成了一道直徑達十多米的白色龍卷。
  
      “冰雪崩解!!”
  
      天工霞身影被包裹在白色龍卷正中,猶如閃電,筆直刺向地面靈鎖杰夫。
  
      哧!!
  
      龍卷從天而降,墜落撞在銀光表面。
  
      “放棄吧,這道銀光只是表象,實際上我們早已經穿梭空間,在前往目的地的半空中了。”
  
      靈鎖杰夫神色平靜,靜靜注視著落下的白色龍卷。
  
      “呵呵,那你吐個什么血?”白色龍卷中,無數寒冰尖刺環繞中的天工霞冷笑道。
  
      “......”靈鎖杰夫面色一呆,伸手一摸嘴巴,果然,滿手的血水。
  
      “蠢貨,也不想想,如果真的沒用我還浪費這么大力氣干什么?”天工霞雙手握劍,手臂一顫。
  
      嘣!!!
  
      銀光也好,白色龍卷也好,所有一切的能量,全部在這一瞬間的震顫中漸漸消融,淡化。
  
      銀光中的靈鎖杰夫面容漸漸猙獰,死死盯住天工霞。
  
      銀光在消失,他的身形也同樣在消散,只是和剛剛不同的是,他的身體正在緩緩的覆蓋一層薄薄藍色冰層。
  
      “我會記住你的。”他最后道。
  
      “呵呵,弱逼。”天工霞哧的一下將巨劍刺入地面,冷笑。
  
      “下次見面,就是你的死期!!”靈鎖杰夫眼神冰冷狠毒起來。
  
      “呵呵,弱逼。”
  
      “到時候來的就不只是我一個了...希望你到那時還能說出話!”
  
      “呵呵,弱逼。”
  
      “你這家伙!!!”銀光最后淡化的一瞬間,靈鎖杰夫看著正一手掏著耳屎的天工霞,氣得心口發悶,一口老血堵在喉嚨里半響吐不出。
  
      噗。
  
      銀光消散,地面上只剩下一道直徑十多米的寬大深坑。
  
      天工霞一個人站在深坑中,面前插著銀色巨劍。
  
      不遠處,白色風雪緩緩從天飄落,雪花覆蓋處,所有霧氣全部自動消失。
  
      霧氣和風雪,兩者涇渭分明,互不相容干擾。
  
      “還好跑得快。”
  
      躲到一處廢墟縫隙里的林盛,確認了沒動靜后,才慢慢走出來。
  
      他一手抓住一人,身上披著一件破爛外衣,深一腳淺一腳的走到地面一道劍痕邊。
  
      劍痕內,正源源不斷的釋放出刺骨寒意。
  
      周圍稍微近一些的東西事物,全都覆蓋上了一層藍色冰霜。
  
      林盛伸出腳,輕輕踩了下地上的一塊黑色金屬條。
  
      嘩啦一聲脆響。
  
      金屬條像是被凍壞的豆腐,輕而易舉便被他一腳踩碎。
  
      “厲害.....”林盛心頭一凜。
  
      雖然在夢境里已經被剛剛那一招殺了很多次,可在現實里,這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招的恐怖后遺癥。
  
      天工霞的招數中,這一招是最難以理解的。
  
      “按道理說,溫度越低的金屬,不應該是越堅硬的嗎?怎么搞出這一招的?”林盛對于這種力量難以理解。
  
      這是天工霞本身某種特殊境界推動出的產物。
  
      他不是那個境界,根本沒法理解。
  
      天工霞就像一個黑盒子。一個屬于林盛自己的黑盒子。
  
      丟進去豆腐和腦花,居然能合成出豆腐腦?
  
      這簡直就是不科學!
  
      林盛站在劍痕邊上,檢查了下里面致命寒氣的濃度。
  
      等了足足十多分鐘。他才感覺里面的寒氣稍稍有減弱的跡象。
  
      他抬頭看了眼天空。
  
      整個城鎮內,天空陰沉晦澀,有厚厚的云層流動,白色飛雪緩緩灑落。
  
      林盛像是要仔細翻找東西一般,仔細一塊天空一塊天空的查看尋找。
  
      卻硬是沒看出這雪花是從哪冒出來飄落的。
  
      白色的風雪,幾乎覆蓋了這個城鎮一半的面積。
  
      一半的城鎮在下雪,一半的城鎮依舊維持原狀,滿是越來越濃的大霧。
  
      風雪和濃霧仿佛兩股無形力量,在相互對抗爭奪地盤。
  
      林盛身邊,白光一閃,天工霞提著劍懶洋洋的浮現出來。
  
      “抱歉,沒殺掉。”
  
      “沒關系,列等使若是那么容易殺,那么無數邪能者也不至于這么狂熱的想要進入那個境界了。”林盛淡淡道。
  
      “不過說起來,我為什么要和你解釋?我不就是你,你不就是我?”天工霞忽然道。
  
      “話是這么說沒錯,可你不覺得這樣對話交流,說出來才更有感覺么?”
  
      林盛蹲下身,看著劍痕底部正在逐漸凝聚的藍色冰晶。
  
      “呵呵。”天工霞感覺本體可能有病。腦子有病。
  
      明明只需要查詢一下記憶就行,非要說話出來。
  
      “你的極寒劍意一般能維持多長時間?”林盛忽然問。
  
      “看消耗,眼下這情況,頂多幾天。那里面的濃霧侵蝕力很強。”天工霞側目看向正在和風雪對抗的濃霧,眉頭難得的皺了皺。
  
      “足夠了。”林盛心頭大概估算了下,已經知曉了天工霞所在的層次。
  
      “如果那個列等使的對手再來兩個,你扛得住么?”他問。
  
      天工霞歪著頭想了下。
  
      “不知道,列等使的平等海能力每個人都不同。那老頭的能力,說實話,并不強。就是將人木質化而已。
  
      如果都和他一樣能力弱的話,再來兩個人,我可以維持不敗。
  
      但其他列等使如果出現一些棘手的能力,勝負就難說了。”
  
      “那勉強足夠了。”林盛點頭。
  
      他看了眼剛剛隱藏起來的那一群人方向,站起身。
  
      “走吧,該回去了。我感覺一會兒可能會發生什么不妙的麻煩。”
  
      “恩。”天工霞應了聲,她也感覺到了。濃霧之中,仿佛有什么東西在孕育,生長。
  
      兩人轉身快步朝著薩福雷迪等人躲藏的方向走去。
  
      不一會兒,一道白色風雪包裹著一群人影,快速朝著遠處奔離。
  
      。m.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