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407 壓倒 3

  
      “王,這是所有收集到的邪靈珠,請您過目。”德嘉爾低頭朗聲匯報。
  
      “不用看了,我相信你們。”林盛此時強大的精神力,稍微掃一眼,便大致估算出石盤里具體有多少邪靈珠。
  
      水至清則無魚,要想這些邪靈幫他解決瑣事,他也不會太過于糾結極少數的珠子下落。總要給點湯留給屬下喝。
  
      “多謝王的信任。”德嘉爾叩首道,“另外,血魔領地的鮮血森林那邊,也剛剛到了上千的邪靈部隊,其中將軍兩位。”
  
      “他們此行的目的,是希望歸附回到血魔麾下。”
  
      林盛大手一抓,邪靈珠密密麻麻的騰飛而起,朝他飛去。
  
      “可以。讓他們自己去找血魔。”
  
      林盛隨意道。就這么攝起邪靈珠,讓其在半空中便開始凈化吸收魂力。
  
      嗡.....
  
      盛放邪靈珠的石盤中,緩緩亮起白光。
  
      白光中,一顆顆邪靈珠不斷被凈化出黑煙,然后釋放出純凈魂力,蒸騰而起。
  
      所有純凈魂力凝聚在一起,形成溪流,匯入林盛胸膛。
  
      轉眼間,石盤內的所有邪靈珠,包括那顆最大的在內,便全數被蒸發出魂力,吸收到林盛胸膛內。
  
      林盛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總魂力又提高了一小截,大約十分之一左右。
  
      這對于現在的他來說,已經非常厲害了。
  
      下面德嘉爾魔手又開始匯報,一些小型邪靈部落前來匯聚效忠的事。
  
      “全部暫時收納,選出其中精英,只要大邪靈層次,其余則看潛力收錄。”林盛吩咐道。大邪靈就是即將踏入邪靈將軍的層次。
  
      “屬下明白。”德嘉爾魔手很有悟性,馬上明白了林盛的意圖。
  
      “對了,卡菲波洞窟有沒有記載其他邪靈洞窟的記錄?”
  
      林盛之前在魔手一族那里并沒有找到記載,或許是他翻書太粗糙,所以在這里重新問一遍。
  
      “回稟王,邪靈洞窟,本質上是一個龐大的獨立隔絕秘境。我們并不和其他任何邪靈洞窟接壤聯通。
  
      如果您要尋找其他邪靈洞窟,我們往往是通過儀式通道前往。”
  
      德嘉爾魔手迅速回答。
  
      “那為什么我在現實打開祭靈儀式,聯通的就只有這里?”林盛再問。
  
      他不在乎對方知道他是來自珍珠洋和米加等所在的現實。
  
      他更在意的,是找到前往其他邪靈洞窟的方法和途徑。
  
      “那是因為儀式架構和符號,以及供應的能量不同,所決定。”德嘉爾魔手迅速回答。
  
      “如果屬下沒記錯,這座黑塔內,便有藏書室記錄著鏈接另一處邪靈洞窟的儀式方法。”
  
      “找出來,獻給我。”林盛淡淡道。
  
      “是!”
  
      ..............
  
      ..............
  
      米加,恒瑞卡拉。
  
      圣殿光耀處。
  
      “封印天才皇族?麟尾一族的皇女?”
  
      瑪格麗特身穿白銀半身甲,貼身設計的甲胄完美的襯托出她飽滿的胸脯,纖細而又矯健的腰肢。
  
      此時身為圣殿光耀處負責人的她,眉頭也緊鎖起來。
  
      如果不是親眼看到視頻錄像,她都以為可能是愚人節到了,下屬在給她開玩笑。
  
      可惜,監控視頻顯示,這個麟尾一族的皇女,確確實實是封印能力的天才。
  
      這位面容丑陋的皇女,在測試過程中,僅僅兩天時間,就將一頭強行拘押的鎮壓級怪物封印起來。
  
      更可怕的是,她封印怪物不怎么挑地方。
  
      也就是說,她想將怪物封印到什么東西里面,那就可以封印進去。
  
      不用顧忌東西的材質,就算是一個玻璃珠子,也能封印進四翼鎮壓級別的怪物。
  
      測試的時候,這位皇女就這么干的。
  
      而她的封印方法也很簡單粗暴。
  
      那就是,撒血。
  
      嗒嗒嗒嗒...
  
      瑪格麗特有些為難的敲擊著桌面。自從負責光耀處這個審查圣殿成員的情報部門后,她便養成了這種不自覺的毛病。
  
      “如果招收她,我們恒瑞卡拉可能會面臨相當大的壓力。這種壓力,不只是來自三大秘境內部,還會來自七鎖塔。”
  
      身為歐羅貴族的瑪格麗特,可是很清楚封印能力在邪能界的地位。
  
      這可是邪能者們,可以將塵埃世界的怪物收束研究的最好方式。
  
      而對于七鎖塔來說,封印能力及其危險。
  
      封印能力理論上,只要血脈足夠強,血液足夠多足夠濃,就算是六翼極限,也能給你封印得死死的。
  
      “真是麻煩....”瑪格麗特最終還是決定,將問題上報。
  
      她和其他部分不同,她有權直接溝通分殿主天工霞那邊。
  
      這是林盛臨走前賜予她的直屬通報權。
  
      想了想,她拿起桌上的有線電話,按下撥打天工霞住所的號碼。
  
      這段時間衛星信號也開始受到強干擾,所以為了避免過于依賴衛星,恒瑞卡拉在貝恩大學的工坊們支持下,開始更新換代通訊設備。
  
      陸陸續續的,所有人的手機,都將換成短距離強信號的局域網通訊器。
  
      同時住所里也將安裝固定有線通訊,最大程度的避免干擾。
  
      很快電話撥通了。
  
      嘟...
  
      嘟....
  
      嘟.....
  
      “又沒人接?”瑪格麗特等了很長時間,一直到自動結束撥號,都沒人接。
  
      要不是她曾經打通過一次天工霞的電話,她都以為是林盛給了她一個假的通訊號碼。
  
      “麻煩。看來只能先放一放,等圣珈閣下出關后再說了。”她找不到天工霞,也只能這么安排了。
  
      至于和其他高層商議?瑪格麗特并不覺得這是個好辦法。
  
      她已經將知曉麟尾一族皇女到來的消息全部封鎖了。人多嘴雜,一旦泄露出去。
  
      到時候整個恒瑞卡拉都將面臨極其麻煩的重壓。
  
      就在瑪格麗特煩心麟尾一族皇女之事時。
  
      恒瑞卡拉防線邊緣。
  
      一座朦朧灰霧籠罩中的廢棄超市里。
  
      一位天工霞的老朋友,正緩緩從虛無里傳送抵達。
  
      超市的幾個倒塌的貨架之間,霧蒙蒙的空氣里,無聲無息張開一道黑色漩渦。
  
      漩渦中緩緩飛出一名面容冷酷的白袍老人。
  
      他輕輕落地站穩,手里綠光一閃,凝聚出墨綠水晶手杖,支撐地面,把握平衡。
  
      “阿塞木,還沒到么?”
  
      “等你有一會兒了。”
  
      超市倉庫門口,突兀的出現一道漆黑人影。然后渾厚的男子聲音飄來,仿佛沒有定位一般,忽左忽右。
  
      “就我們兩人?”老人皺眉起來,“菱紗小姐沒有額外的支援?你應該知道我上次在天工霞手下吃虧的事。”
  
      漆黑人影輕聲笑了笑。
  
      “當然知道。天工霞確實有實力,但你以為三大秘境為什么一直這么畏懼我等?
  
      難不成你真的以為,是靠七鎖親自上去自己對陣?”
  
      “那是什么?”老人疑惑道。以往沒有爆發這等大戰,他也沒機會知道這些秘辛,雖然以前覺得奇怪,但也懶得探究。
  
      現在被漆黑人影主動提起,他也順勢問出來。
  
      “很簡單。”名為阿塞木的男人抬起手,攤開掌心。
  
      “靠這個。”他掌心中,靜靜躺著一個紫紅白的三色方塊魔方。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