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543 大戰 5

  
      “老朽可不會什么海門接引能量。唯一的依仗,也就是身上這些只會燃燒的滾燙家伙。”
  
      鋼之王舉起門板般大小的重劍,劍身開始通紅被灼燒得冒出青煙。
  
      看準時機,他往前一個縱身。身后轟然炸開大片火焰,推動他高砸向下方黑水里的那個巨大物體。
  
      龐大的屬于列等使級別的扭曲力場,憑空擠壓開周圍黑水。露出那個巨大物體的真面目。
  
      那赫然是一頭長滿無數尖刺般腿腳的橢圓甲蟲。
  
      它背部光滑如鏡,頭部則像是蜘蛛一般,長著大量復眼和猙獰口器。
  
      這個直徑足足有上百米龐然巨蟲,也似乎感受到了上方傳來的炙熱高溫,它抬起頭發出一聲尖銳刺耳的怒吼。
  
      哧!!
  
      無數蛛絲一樣的黑色絲線從它身體周圍噴射出來,沖向鋼之王。
  
      “愚蠢!面對火焰,你應該學會敬畏!”
  
      鋼之王身處半空中,渾身籠罩的火光更加濃郁起來。
  
      轟!!!
  
      他狠狠砸入黑水,將黑色絲線和四周的黑潮水流盡數蒸發干。
  
      巨大重劍精準的砸落在甲蟲甲殼上,發出巨大嗡鳴般的震蕩聲。
  
      ............
  
      ............
  
      守護.....
  
      守護.....
  
      守護......
  
      一道道重復不斷的震蕩聲音,在林盛的腦海里綿綿不絕的激蕩。
  
      這樣的聲音如同洗腦,已經在他靈魂里激蕩了不知道多少時間。
  
      一年?
  
      兩年?
  
      五年?
  
      十年??
  
      他已經記不清楚了。
  
      當一個足夠響亮的聲音,一個足夠擾亂你所有思考和思維的聲音,重復不斷的在你腦海里念誦十年以上時。
  
      任何一個正常人,或許都會變得被催眠洗腦,或許會變得神經質,精神病。或許會被聲音洗腦成喪失自己意識的奴隸。
  
      這就是凝聚神性的代價。
  
      按照金紅人形的說法,最初的神性生命,其實都是由愿力凝聚出意識。
  
      他們在這樣的長年累月反復的祈求聲中,產生意識。所以一切的朦朧的意識,都是圍繞著愿力中的祈求和欲望行動。
  
      他們本能的行使著自己核心的使命,以此獲得更多的更強的愿力。
  
      這就是神性。
  
      這就是想要凝聚神性,所必需承受的代價。
  
      所謂神,本就是凝聚眾生愿力的人。
  
      是生靈想要改造宇宙的愿望凝聚。
  
      他們代表的是生靈的意志。
  
      林盛的意識已經朦朧了。
  
      他堅持到了第三年。
  
      三年里,什么也干不了,只能不斷的聽著腦海里回蕩的那個聲音,那個概念。
  
      這樣的意志力已經算得上是變態般強大。
  
      但到了這時候,他也真的承受不住了。
  
      三年之后,他的意識開始漸漸被聲音洗刷,變得朦朧而渾噩。
  
      大量關于守護的愿力,漸漸滲透進他變得滿是篩子的靈魂深處。
  
      愿力們結合他的渾噩靈魂意識,開始產生新的升華和變化。
  
      那是一種曾經存在于久遠歷史里,亙古長存的定向升華。
  
      愿力滋養靈魂,靈魂發生異變,孕育出內部最深處的一絲高等力量。
  
      那就是神性。
  
      “一定要堅持住啊.....!”通神柱外,金紅人形有些焦慮的盯著沉眠中的林盛。
  
      他已經知道,林盛是到了最為關鍵重要的階段。
  
      這個階段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愿力之聲洗刷掉所有意識和記憶印記,變成毫無智慧,只靠本能行事的愿力野獸。
  
      一旦變成這樣的愿力野獸,那就代表著林盛從此將淪落成如同燈神那樣的低等存在。
  
      燈神正是因為升華失敗,變成了愿力所驅使的奴隸。只為了為人們實現愿望而存在。
  
      “一旦失敗,我可沒壽命再等那么長時間了.....所以...一定要堅持住啊!”
  
      金紅人形緊張的注視著包裹在彩光中的林盛。
  
      “只要度過這個最兇險的階段,保持自我,就能順利進入安全的孕育階段.....”
  
      這種時候,就算是他,也沒辦法幫到里面的林盛。只能在外面等待。
  
      無數彩光環繞中。
  
      林盛盤坐其中,彩帶一樣的流光化形出密密麻麻無數虔誠的人臉,環繞他不斷念誦祈禱祈求。
  
      隨著祈禱聲的嗡鳴中,林盛黑發翻飛,身旁虛空中漸漸凝聚出一根根純白色鎖鏈,牢牢的纏繞在他身上。
  
      隨著時間的推移,纏繞在他身上的鎖鏈也越來越多。
  
      ............
  
      ............
  
      噗嗤!
  
      潔白的重劍狠狠劈斬開一頭五米多高石像怪物的腰部。
  
      恒瑞卡拉側面城墻上。
  
      阿道夫騎著血魔戰馬,帶領所有騎兵隊圣職者,瘋狂的在怪物尸堆上沖殺。
  
      城墻下的怪物尸骸,已經在之前的炮火轟炸下,堆到了足足十多米的高度。
  
      幾乎要和城墻持平。
  
      阿道夫手里揮舞著重劍,毫不畏懼受傷,不斷在一頭頭石像般怪物的群體中穿梭沖擊。
  
      這里的怪物和其他地方有所不同。
  
      這些怪物一個個猶如披著灰色兜帽長袍的高大人像,他們拖著長長的衣袖,袖口里是尖銳的如利爪怪般的鋒利指甲。
  
      他們的身體堅硬無比,不是最強悍的攻擊和炮火,根本連打碎它們軀體的資格也沒有。
  
      不少實力稍弱的圣職者因此也只能呆在城墻上干看著。除開偶爾釋放圣力幫鎮壓級強者們清掃周圍小怪外,便什么也干不了。
  
      阿道夫率領的騎兵隊,就是在這種無奈的狀況下趕到的。
  
      他們已經硬頂上去了半個多小時時間。
  
      那種灰色石像的人形怪物被炮火配合,殺了不下上萬頭,但黑水里依舊源源不斷的涌出更多一樣的石像人形。
  
      騎兵隊的強者們,一個個已經很疲憊了。但在沒有其他支援之前,他們依舊只能自己硬抗。
  
      好在身后有圣城不斷散發用來的凈化力場,幫助他們舒緩緊張的情緒和狀態。
  
      嘭!
  
      一個不注意下,阿道夫被一頭石像人形從側面撞下馬,狠狠砸落在不遠處的尸堆里。
  
      人血和石像上的黑水混雜在一起,在他身上的鎧甲上涂抹了一圈,幾乎把他白色的鎧甲涂成黑紅色。
  
      “該死!!”阿道夫左邊胳膊斷了,軟嗒嗒的垂在身側。一條腿的腳掌不知道被什么東西咬了一口,只剩下紅白相間的骨肉斷口。
  
      幾個想要撲來救援的屬下,也被更多的怪物涌出攔住。
  
      要是換成以前,或許他這次就真的重傷得后撤了。
  
      但現在不同以往。
  
      阿道夫催動體內神秘的天命圣器之力。
  
      唰。
  
      一道無形波紋瞬間擴散而過。
  
      他斷掉的手臂恢復如初,被咬掉的腳掌瞬間恢復正常。就像沒受過傷一樣。
  
      毫無異狀,就像什么也沒發生。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