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629 侵蝕 1
    卡夏羅大步走進這座小莊園。
  
      明黃色的主色調墻壁,和灰白色的地面石磚,顯得有些不搭調。
  
      但周圍墻角,到處都掛著特殊式樣的壁燈,卻是讓他感覺有些怪怪的味道。
  
      那些壁燈一個個亮度清晰,似乎沒感到有電源的流動,也不知道是什么動力。
  
      “蓄電池?”卡夏羅無聊的猜了下。
  
      順著大門走進去,然后在侍從的帶領下,上了二樓。
  
      很快,他如愿的看到了那個一直在心里縈繞的窈窕身影。
  
      “有些重要的事要告訴你,所以我直接過來了。”卡夏羅沒有廢話的習慣。
  
      在他的認知里,一旦決定要對一個人好,他就一定會默默的做出大量的努力,然后再在對方面前輕描淡寫的送出去。
  
      他不希望對方因為他的付出而感到壓力和負擔。
  
      這種表面上看起來輕松至極,似乎只是隨意的一次送禮,但沒有人知道他在暗地里為此付出了多少時間精力。
  
      “卡夏羅?有事直說吧,我還要趕著午睡。”林盛用著以往佩羅拉應付舔狗的語氣,淡定回道。
  
      “我繪制了一張小型地圖,最近你不要去這些地圖上標記出來的地方,可能會遇到危險。
  
      另外,這個給你。”
  
      卡夏羅將卷軸地圖放下來,然后微微遲疑了下,還是從衣兜里取出一個黑色的精致半人馬水晶項鏈,然后放在手心里遞過去。
  
      “帶著它,它會保護你。為你帶來好運。”
  
      黑色的半人馬水晶被林盛輕輕拿起來。
  
      她馬上便感覺到了上面劇烈波動的強悍能量氣息。
  
      這股氣息絕對不是普通貨色能夠比擬,甚至就算是圣城內的一些小型圣力池,也不可能蘊含這么大的能量波動。
  
      “這個東西,很珍貴吧?我不能收!”她認真的回道。
  
      “沒關系。它對我已經沒用了,如果能夠幫到你,也算是物盡其用。”卡夏羅完全沒提,這個東西其實是他伴生而出的靈魂密寶。
  
      對于黑獄惡魔而言,靈魂密寶的存在,就像是修仙體系的先天靈寶一般。珍貴異常。
  
      而且一般這類密寶都威力驚人,非常稀有。
  
      卡夏羅來之前,早就和兄長仔細談過,也問過口風。
  
      在明確的猜到了兄長絕對不會放過佩羅拉的靈魂后。卡夏羅苦思冥想,終究還是忍不住心中的糾結,選擇將這個珍貴密寶贈送給佩羅拉。
  
      “既然你怎么說,那就多謝了。”林盛微笑道,“不過總是你一直送我東西,這次我也送你一樣東西吧。”
  
      她輕輕從裙擺的隱形衣兜里,取出一個小小的類似手環的東西。
  
      那東西通體淡金色,但光澤黯淡,不是很顯眼。
  
      林盛將手環遞過去。
  
      “這個是我祈求神靈獲得的好運手環,一定要戴上哦~~”她露出一絲甜美的笑容。
  
      卡夏羅看得有點眼暈,不好意思的微微偏開視線。
  
      接過手環,他珍而重之的戴上在自己手腕。
  
      “那么。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好的,那我就不留你了,下次見。”
  
      “下次見。”
  
      卡夏羅暈暈乎乎的帶著手環離開了小莊園,只是他來時絕對沒有想過,自己會收到來自佩羅拉的禮物。
  
      只是他完全想不到,那個淡金色的手環戴在他身上,正緩慢而隱蔽的不斷釋放著特殊氣息。
  
      ..............
  
      ..............
  
      隨著源源不斷涌出的無數圣靈越來越多,整個督市都開始逐漸演化成另外一種生活形態。
  
      原本繁華的街區里,已經很少有人敢在外面亂竄。
  
      而剩下的還敢在外面閑逛走動的,如果有精通靈魂能力的強者來到這里,怕是第一時間就會發現不對。
  
      這些人表面上看起來十分正常,但實際上眼底不時會閃過一絲絲紅芒。
  
      嘩啦一下放下窗簾。
  
      迪卡斯神色冷漠,重新坐回單人座椅上。
  
      嘭!
  
      遠處隱約傳來一陣沉悶的爆炸聲。
  
      源自于黑獄惡魔的特殊火焰氣息,正不斷的和極花集團的捷星波動糾纏在一起。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迪卡斯眼中閃過一絲冷意。
  
      他不是傻子,一開始的栽贓陷害,或許讓他疑惑顧慮了下,但隨著后來不斷攀升的亂局。
  
      他敏銳的感覺到不對勁。
  
      而其他統領則沒怎么發覺,已經被挑釁的極花集團和圣天使一方,弄得火氣十足,已經和兩方摩擦廝打起來。
  
      盡管只是小規模的動手,但三方的局勢都都開始陷入混亂。
  
      只是這樣的混亂,在他看來有些顯得太過刻意了。
  
      “應該是背后有人設計,這種粗淺的手段,毫無創意。”
  
      迪卡斯平淡的對著對面的兩個統領道。
  
      “只是我們三方都被卷入了其中,那真正設伏的到底是誰?”一個頭上長著彎曲犄角的紅發女子,神色漠然道。
  
      “不知道,或許是其他針對勢力,我們并沒有接觸過的力量。或許是其他。”迪卡斯繼續平淡道。
  
      “不過我們現在要做的,首先是忍耐,無論對方如何挑釁,我們不能陷入這種對方希望的刻意混亂局面,所以我希望你們,盡量壓制控制住自己的手下。不要為我們添....”
  
      嘭。
  
      忽然窗戶玻璃被一個東西砸碎,一塊閃著虹光的高溫物體滾落進來。
  
      似乎是某個惡魔身上的鱗片或者血肉。外面也開始傳出了有人突襲的廝殺聲。
  
      迪卡斯頓了頓,繼續平淡道。
  
      “沒關系,如果遇到這種情況,我們可以主動收縮隱藏自己,不給他們任何機會。這樣一來....”
  
      嘭!!!
  
      房間的側面墻壁猛然被巨力撞動,呈現出大片龜裂花紋。
  
      似乎有什么恐怖怪物在隔壁和人瘋狂廝殺。
  
      “這樣一來....”迪卡斯的話被打斷了下,頓了頓他又繼續道。
  
      哧!
  
      墻壁被破開,一道黑光從他身邊飛射而過。
  
      轟!
  
      他身后的電視柜當場炸碎,碎了一地的裝飾花瓶碎片撒得到處都是。
  
      對面兩個統領面色怪異的看著他。
  
      “這樣....也要忍?”黑頭發的中年統領眨了眨眼睛,忍不住低聲問。
  
      “沒關系,只要我們提前做好準備.....”
  
      迪卡斯話沒說完,一道黑影從窗外沖破而來,一拳帶著刺目紅光狠狠轟向他。
  
      “給我吃屎!!”
  
      紅光一下劃過迪卡斯面前的鼻尖,狠狠打中側面墻角的冰箱。
  
      噗。
  
      冰箱塌陷下去,大量白色冰塊從里面破碎飛濺開來。
  
      黑影也瞬間分解散開,赫然只是一道虛影。
  
      “不要動手!”迪卡斯制止住對面準備起身的兩位統領,“我們一旦動手,就如了對方的意,仇怨也就越結越大,到時候真正吃虧的其實是我們!”
  
      “可是.....你手下都快死完了....”紅發女統領有些遲疑道。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