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召喚夢魘 > 662 劫殺 1
艾倫西斯小心的用手絹擦拭著手中的短刀。
  
  短刀猶如精致的藝術品,銀色的把手上刻滿了細密的精致花紋。
  
  如貓一般,又像是獅子的花紋,沿著把手一直延伸到刀身。
  
  刀刃的邊緣有著細長的血色紋路。那是他用自己的血進行的開刃儀式。
  
  每當他要殺一個有份量的家伙前,他便會用自己的血先行開刃。
  
  作為五輪花組織中的第一位,太陽花,艾倫西斯有著絕對的自信,能趕在碧綠翡翠到達之前,完成這次任務。
  
  收拾好東西,他換上一身普通學生的打扮,面容看上去也年輕了十多歲,似乎又回到了曾經的大學時代。
  
  站在明安大學的大型圖書館前,艾倫西斯扯了扯身上的校服下擺,看起來就和學校里普通進去自習的男生一樣,大步走進圖書館。
  
  “發現目標,具體位置已經定位發送。”微型耳機里傳出屬下的聲音。
  
  艾倫西斯嘴角一彎,帶著一絲微笑,看了眼眼鏡上顯示出達到地圖。
  
  地圖上有著一個細小的精致紅點,紅點上還用一個卡通圖案標記出了趙洪景的照片。
  
  “整天總是喜歡弄這種小玩意。”艾倫西斯無奈的笑了笑。
  
  沿著圖書館的一樓走廊,他一直往前,朝著第三自習室方向前進。
  
  目標定位,就在第三自習室
  
  沉默雄獅陳石,已經很久沒有感覺過這種麻煩了。
  
  他第一時間便看出了對方的策略,分兵兩處,一邊拖住他和祝星楚。另一邊則單獨派人前往學校,抓捕趙洪景。
  
  但盡管他看出了對方的意圖,可終究,他也沒有什么辦法破局。
  
  因為前來糾纏他的人,光是排位殺手就有兩個。其余還有十多個輔助者,每個實力都不差。
  
  不是排位前十的存在,實際上和其他排位殺手的差距,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大。
  
  面對這種程度的對手,就算是沉默雄獅,也有些力有不逮。
  
  哧!
  
  一道鋼針從他耳邊飛射而過。帶出細小的尖銳破空聲。
  
  陳石一個側身急閃,沖進另一邊的巷道里,繼續繞路朝著明安大學方向疾馳。
  
  他的部下那邊只能拖住普通的來襲者,而真正的高手,只能由他自己應付。
  
  五輪花中的第二第三位,可不是這么好相遇的。
  
  要是平日里,陳石遇到兩人聯手,一般也會退避三舍。
  
  但此時,有些事是他必須要做,不得不做的。
  
  首領曾經對他的救命之恩,這個時候也該償還了。
  
  嘭!
  
  他面色冷靜,隨手往后甩出一塊黑色口香糖一樣的小東西。
  
  噗。
  
  小東西驟然炸開,爆出大片濃密黑煙,頓時將整個身后巷道完全遮掩籠罩。
  
  陳石一個加速,全力朝著明安大學急沖而去。
  
  快了就快了!
  
  沖出巷子,右側一輛紅色跑車滋的一下一個橫擺,正好停在他身前。
  
  陳石看也不看駕駛者,翻身上車,在引擎的轟鳴聲中,車子急速啟動,飛快朝著遠處狂飆而去。
  
  “沒事吧?”開車的正是之前分隊的祝星楚。
  
  “沒事。其他人我已經讓他們分開撤退,直接去學校那邊集合。這次來的人太多,太狠了。”陳石搖頭道。
  
  “這次之后,就帶洪景離開這吧。如果還呆在明處,我們也沒辦法保護他人身安全。”祝星楚低沉道。
  
  “只能這樣了。”陳石點頭。
  
  呲的一下。跑車飛速甩尾,拐了個彎,繼續朝著大學瘋狂駛去
  
  啊嗚
  
  趙洪景打了個呵欠,擦掉眼角流出來的眼淚。
  
  “唔打呵欠還會導致流眼淚?奇怪”
  
  他不明所以,重新拿起書本擋在自己身前,繼續準備趴著在桌上補瞌睡。
  
  嗡嗡
  
  忽然他褲兜里傳來陣陣酥麻的震動聲。
  
  手機響了。
  
  趙洪景沒動。
  
  手機震了一會兒后。他才慢吞吞的小心拿出手機,用一種懷抱嬰兒的態度,絕對小心的輕輕點擊觸屏,劃開接聽鍵。
  
  “有人要抓你!小心,趙洪景!”電話里一個急促的女聲迅速傳來。
  
  趙洪景眨了眨眼,放下來看了下手機的來電顯示。
  
  是個不認識的號碼。
  
  “有病。”他啪的一下按掉號碼。
  
  雖然這個號碼看上去書有點眼熟,好像是之前那個叫祝星楚的女人留給他過的號碼。
  
  只是他沒存放好而已。
  
  趙洪景看了下時間,還早,才睡了兩個小時。
  
  他決定再繼續趴著補睡,這些天的苦練簡直讓他渾身上下充滿了疲憊。難以言喻的疲憊。
  
  正當他打算繼續補覺時。
  
  “趙洪景?”一個細聲細語的女孩子聲音,從右邊飄過來。
  
  有點耳熟。
  
  趙洪景無奈重新支撐起腦袋,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班長張成薇抱著幾本書,有些疑惑的看著正在瞌睡的他。
  
  她身上翠綠的小吊帶衫,顏色在明亮的光線下,反射出有些炫目的鮮艷光澤。
  
  腿上也是只穿著牛仔短褲,露出白皙的大長腿。皮膚白得有些像趙洪景喜歡吃的桂花糕。
  
  “你也來圖書館了?”張成薇有些驚訝。
  
  在她印象里,趙洪景一直都是一副睡不醒,累得要命的狀態。
  
  現在突然在圖書館自習室遇到,這讓她有種瞎了老娘狗眼的感覺。
  
  “班長啊我來補覺,你別理我。”趙洪景睡眼朦朧道,然后繼續趴下。
  
  “補覺”
  
  張成薇看了看周圍被坐滿了的位置,從左往右,一整排低著頭學習做題的認真臉,就中間一顆狗頭趴在桌上睡得口水在嘴角邊淌出一條線。
  
  她嘴角抽了抽,想說什么,卻又什么也說不出。
  
  因為沒有位置,張成薇就只能這么站在邊上等著。
  
  還好的是過了一會兒趙洪景邊上的人似乎是看到她和趙洪景認識,也笑著起身給她挪了個位置。
  
  張成薇謝過之后,老老實實在趙洪景身邊坐下。
  
  讓她沒想到的是,趙洪景睡的時間并不多,只是十幾分鐘就起來了。
  
  他揉了揉眼睛,居然真的開始認真看書做筆記起來。
  
  “你還真是來學習的啊?”張成薇忍不住開口。
  
  “當然。”趙洪景還想說什么,忽然手機又震動起來。
  
  他拿出來看了眼,是個陌生電話。
  
  拿起來按下接通鍵,放到耳邊。那邊話筒里頓時傳出聲音。
  
  “你現在很危險!趙洪景,有人已經到了你邊上,隨時可能對你動手!你必須”
  
  :。: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