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都市詭案物語 > 第五百四十一章 錯認

第五百四十一章 錯認


  當他尾隨著葉藍進入梅林之后,卻怎么也找不到對方的身影。
  綠珠有些茫然的看著四周花團錦簇梅樹,正打算借助本源能力跟它們溝通,以幫助他找到葉藍的時候,兜里的手機突然響起來。
  拿出來一看,原來是道一打過來的:“你怎么還沒下來?快點,一會車開走了!”
  綠珠猶豫了一會兒,有些失落的說:“好吧!我這就下去。”
  說完,他轉身離開梅林,飛快朝著山下奔去。
  他剛跑下山,只見一個曼妙的女子,從沒樹后面緩緩走出來,緊緊抿著的嘴角才慢慢松緩下來。
  而這個時候,綠珠感覺背后有人在一直盯著他,就要回頭查看的時候,卻被道一一個爆栗子打過去:“還不想走?你就自己在這山上呆著吧,不要拖大家后腿。”
  綠珠只得悻悻的跟他一起鉆入車里。
  “我剛才好像看到葉藍了。”綠珠剛在車里坐定,就有些興奮,又遺憾地說:“可惜沒能過去打個招呼,就被師兄給叫過來了。”
  道一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盯著他:“你到現在還對葉藍不死心?”
  “我為什么要對她死心?那么好一個姑娘,跟她聊天多舒服啊,而且相處也是很坦然自在。”綠珠撅著嘴說:“要是能變成女朋友天天一起上班,多好!”
  道一滿臉諷刺的盯著他:“上班,你會上嗎?什么工作你能勝任?連小學都沒上過,哪家單位要你?”
  被他這么一揭短,綠珠有些著急的說:“現在咱們都是自己人,你說說沒什么,以后再葉藍面前,千萬不要說我沒上過小學的事啊!”
  蘇啟志有些驚訝地看著綠珠問:“怎么,你也沒上過學?”
  同時心里對他的好感倍增:因為他自己也從來沒上過學,現在認識的字以及文化水平,都是蘇清的母親交給他的。
  不過他那個時代本來就比較貧窮,家里兄弟也多,又因為母親偏心,所以根本沒送他去學校。
  綠珠看著也就二十來歲,這時代哪還有孩子不去上學的?
  綠珠氣哼哼的回頭指著道一說:“他也沒上過學!”
  道一面不改色地說:“我確實沒上過普通制的小學,但是我上的是傳統特色的私立學校。”
  傳統色特色私立學校?
  那不是跟我一樣?!
  綠珠被他氣得臉都綠了:“師兄,你可真會狡辯,我們同在一個山門里學習,我就是小學都沒上過的人,而你卻是上傳統色彩的私立學校!”
  看他真的來勁兒了,道一也懶得跟他在計較:“誰讓你腦子笨,轉不過彎呢?”
  聽他這么說,綠珠有些郁悶的,摸了摸腦殼:“可能我就是比較笨吧,所以葉藍都不來找我。”
  得了,話題又繞到葉藍身上了!
  道一有些無奈的直盯著窗外,只專心開車,不再理會他。
  蘇啟志的諄諄善誘的指點綠珠:“葉藍這孩子性格實在太過跳躍,不適合跟你發展男女朋友……”
  但是他的話,綠珠幾乎一句也沒聽進去:因為,他竟然在街上看到了葉藍!
  剛才葉藍不是在梅花山上嗎?
  現在怎么在街上跟那個胖男人在一起溜達?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剛才他雖然只看道一個背影,但卻也能十分肯定那個就是葉藍!
  難道她還有一個雙胞胎的姐妹嗎?
  綠珠心里這么想著,就自然而然地問出口:“蘇伯伯,葉藍是不是有個雙胞胎的姐姐或者妹妹?”
  蘇啟志正苦口婆心的跟他逐一說明,葉藍如何的不適合他。
  突然聽他問出了這么個奇怪的問題,一時間有點愣住了:“什么雙胞胎?老葉就這一個閨女啊!”
  這時候,只聽白賢指著窗外慢悠悠的說:“綠珠,你看,那個不是葉藍嗎?”
  人家現在跟男朋友好著呢,你就不要再橫插一腳了!
  白賢雖然心里這么嘀咕著,但是顧及著綠珠的面子,卻沒有說出口。
  綠珠滿臉疑惑的說:“是啊!但我剛才也看到她了,人明明在梅林山上,怎么這么快就跑到街上,跟這個胖子一起逛街溜達了?”
  他的語氣里帶著一絲明顯的失落和酸澀。
  道一冷笑一聲說:“很明顯,剛才你看錯了!葉藍是長翅膀了,還是開飛機啊?能比咱們坐車跑的還快?”
  蘇啟志也笑著安慰他:“綠珠啊,你也別惦記著她了,你看人家跟男朋友多好!”
  其實這句話他說得十分違心:這個該死的丫頭,竟禍害人!
  好好的家庭不過,放著兩個孩子也不教養,公然找個野男人廝混,還招搖過市!
  但是為了勸誡綠珠,他只得硬著頭皮講葉蘭跟現在男朋友多么和睦。
  老葉這閨女養的真是失敗!
  到以前老葉總是拿這句話懟她。
  現在老葉自己女兒這個樣子,蘇啟志心里不由閃過一絲暢快!
  自己女兒雖然死了女婿,但是現在事業也做起來了,過年還帶著朋友回來,讓他熱熱鬧鬧的過個年。
  更關鍵得是還帶回來了道一這個兒子。
  雖然道一跟他沒有血緣關系,但他卻是蘇清一母同胞的親弟弟。
  現在更是對他尊敬有加。
  他也算間接圓了兒子夢!
  老葉雖然有個親生兒子,但是,連續好幾年都不回來過年,而這個從小被他寵到大的閨女,過年又這么不著調,搞這么一出丟人事兒。
  他這么一想,心里突然豁然開朗:看來,他們幾個老哥們真的是風水輪流轉,以前就屬他過的不堪,現在他的苦日子熬到頭了,以后凈是享福了。
  但是這種幸災樂禍的想法,也只是在心頭一閃而過。
  更多的還是為了朋友擔憂:他們已經人到晚年,只希望兒孫過的和睦,自己生活平平靜靜就可以了。
  反觀老張,所有的禍事都是他自己作的,一點都怪不得孩子們。
  相對而言,還比老葉要幸福一點。
  人呢,這一輩子就是活在周邊的朋友圈子里。
  當自己比其他人過的都要差的時候,如果心態不放穩,肯定會崩潰的,就比如前兩年的自己,甚至有過幾次極端想法。
  但沒想到跟田芬離婚之后,人生還能迎來更美好的幸福時光。
  孩子孝順,事業有成。
  而自己身體健康,無病無災,蘇啟志覺得自己終于活成了理想的模樣。
  看著父親臉上發自內心的笑容,蘇清卻覺得有些愧疚:原來父親的期望竟然這么低,他僅僅是回來過個年,就完全解開了父親離婚的心結。
  不過,蘇啟志的好心情很快就終結了。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