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萬界隨機購物系統 > 第四百四十章?救下張道天

第四百四十章?救下張道天

    “你們是什么人?血狼閣辦事,勸閣下退避為好。”蒙面頭目看到朱大他們跳過來之后,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看了一會就跳過來想要救人,來者不善啊,而且肯定不是好惹的。
  
      “各位朋友,我是張家的張道天,還請各位朋友解救一二,日后必有后報。”張道天眼中露出了欣喜,既然別人敢來參合,那就一定是有本事的。
  
      而且張道天現在也知道了追殺他的是什么人,原來竟然是寒陽帝國武林之中臭名昭彰的血狼閣,這血狼閣為了利益什么都干,殺手,強盜,等等,完全就是只要有錢,什么都干,這一次張家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
  
      “張公子還請放心,我們老爺要救你,就不會讓你出事的。兄弟們,大家上。”朱大沒有理會自稱血狼閣的人,直接答應了張道天一聲,然后手一揮,跟著的7個人就朝著黑衣人攻了過去。
  
      “你們,給我殺,殺了這些狂妄無知的人。”蒙面頭目看朱大根本就不理會他,一瞬間就怒了,不知道哪冒出來的小嘍啰,竟然敢救血狼閣要殺的人,簡直就是找死。
  
      不過雙方的兵器就不是一個級別的,朱大他們和這些蒙面人一交手,合金刀直接就斬斷了蒙面人的武器,不光是這樣,朱大他們修煉的《清風刀》是可以修煉出刀氣的絕世神功,斬斷蒙面人的武器之后,一道刀氣縱橫而下,直接就把蒙面人一道斬成了兩半,瞬間鮮血流了一地,而朱大他們身上一點血都沒沾上。
  
      “你....你們究竟是什么人?”
  
      蒙面頭目一下子就呆住了,10幾個手下轉瞬之間就死絕了,現在是他被反包圍了,自己成了一個光桿司令了,現在蒙面頭目的心里涼涼的,他知道今天栽了,死定了。
  
      “我們當然是老爺的仆人了。”
  
      “唰!”一道清風過后,蒙面頭目的腦門上多了一道血痕,漸漸的他的思維落入了黑暗之中,在最后聽到了一句話。
  
      “張公子,我們那里有傷藥,您和我們過去嗎?”朱大干掉蒙面頭目之后,看了看全身是血的張道天問了一句,自己老爺只是讓他們來救人,可沒有說要見這位張公子,不過出于禮貌,還是多問了一句。
  
      “謝謝你們,你們救了我的命,我當然要去和你們老爺道謝了。”張道天感激的說道,不說他現在受了傷,就說別人救了自己的命,那也要去和主人家道個謝才對,不然自己成什么人了,這可是救命之恩。
  
      “嗯,那張公子我們過去吧,您還能走嗎?”朱大點了點頭,心里也是很滿意這位張公子的行為,畢竟誰也不想救一個白眼狼不是。
  
      “能走。”張道天點了點頭,雖然他現在受傷了,但是武功底子在這里,走幾步路還是沒什么問題的。
  
      很快他們就回到了朱起源夫妻兩人面前。
  
      “老爺,人救回來了,這位公子叫張道天,說是張家的人。張公子這位是我們老爺和夫人。”朱大給雙方介紹了一下之后,就沒做聲了。
  
      “朱大,做的好。”朱起源先是口頭稱贊了一聲,然后才和張道天說話。
  
      “張公子,你受傷了,王甲,讓人來給張公子包扎一下傷口。”朱起源和一邊的王甲吩咐了一聲。
  
      “是,老爺。”王甲答應一聲,然后讓一邊的婢女去取藥和繃帶。
  
      “不知道公子如何稱呼?在下張道天感謝公子的救命大恩,無以為謝,請受在下一禮。”張道天一個深深的鞠躬,腰都彎到了九十度,不過他這一動,身上傷口的血一下子又涌了出來,直接滴落在地下。
  
      “張公子何必如此?起來,趕緊起來,有傷在身可不能這樣。”朱起源一看,連忙扶起了張道天,好家伙,這伙計是不是傻,受傷了還做這么劇烈的動作,這原本傷口還沒流這么多血呢,就這一鞠躬,血流的更多了,扶起張道天之后,這家伙臉都白了。
  
      “我叫朱起源,這是我的夫人陳紫鳶。”朱起源這個時候才自我介紹了一下。
  
      “朱兄好,嫂夫人好。”張道天這禮節還是很多的。
  
      朱起源暗道了一聲,這寒陽帝國肯定是公子扶蘇建立的,看看這儒家的禮節就是這樣繁瑣,而且迂腐。
  
      “好了,張兄,請坐,讓下人給你包扎一下傷口。”朱起源指了一下桌子邊上的椅子說道。
  
      “夫君,張兄,我先去休息了。”別人要包扎傷口,陳紫鳶作為家眷,也實在不易留在這里,這古人都太講究了,別人老婆在這里,估計張道天拉不下面子直接脫衣服上藥。
  
      “好的。”朱起源點了點頭,然后陳紫鳶就去馬車上休息去了,馬車之中有洗澡間,她才不會住帳篷呢!
  
      張道天聞言感激的看了一眼陳紫鳶,他雖然知道別人這是顧忌他呢!但也很感激陳紫鳶能回避。
  
      “張兄,有句話不知道該不該問。”朱起源看到丫鬟在給張道天上藥之后,他開口說道。
  
      “朱兄有什么要問的,只管詢問便是,在下現在沒有什么是不可說的了。”張道天臉上帶著悲憤,眼神甚至有點絕望的說道,雖然這一次遇到朱起源沒有死,但他能保證下一次還碰到朱起源嗎?
  
      而且張道天終于知道了殺他全家的兇手是誰,可是血狼閣,那是血狼閣啊,讓寒陽帝國武林之中為之喪膽的血狼閣,血狼閣的名聲雖然說不太好,但是血狼閣的高手眾多,曾經一度讓武林掀起了血雨腥風,要不是顧忌朝廷的話,估計血狼閣都一統江湖了。
  
      知道了兇手又怎么樣?
  
      張道天依然報不了仇,搞不好隨時還會丟了自己的小命,這能不悲哀,能不絕望嗎?
  
      除非他能超越頂尖高手,達到傳說之中的絕世高手的層度,不然的話,張道天認為自己可能一輩子都無法報仇雪恨了。
  
      臨利星的武功級別剛才朱起源也詢問過了,后天境界的高手就等于是臨利星的頂尖高手了,而先天境界就等于絕世高手。
  
      當然了,這是朱起源自己判斷出來的。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