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北宋振興攻略 > 第五百八十六章 小爺崀山楊再興

第五百八十六章 小爺崀山楊再興


  趙桓滿懷期待的等待著系統在排查自己的身體情況。
  他最開始以為是頻率問題,可是最近每天都一滴都沒有的自己,半個腰都是酸疼的自己!
  只開花不結果!
  怎么能不心焦呢?
  可惜,大宋沒有協和醫院……
  【系統排查中,排查結束,整理結果中。】
  【歷史**提醒:宋欽宗少子,被俘在北地29年的時間里,僅有一個子嗣趙訓誕生,而這個孩子是不被宋朝宗親所承認的子嗣。】
  【經過排查,在魂替宋欽宗的之前,這具身體已經失去他本身應該有的繁衍能力。】
  【疑點有三:一、宋欽宗太子之位郁郁不得志,整日酗酒買醉。二、應該是長期服用不全熟的羊肉,感染了弓形蟲導致了這一結果。三、長期食用粗制棉籽油導致。】
  【其中長期酗酒買醉,導致體內兒茶酚胺含量過高,身體機能永久性損壞,其可能性高達八成!】
  趙桓皺著眉頭看著系統提醒的消息,這都是原來那個宋欽宗做下的罪孽,輪到自己來買單了嗎?
  “沒有解決的辦法嗎?”趙桓沉默的許久,嘆氣的問道。
  【消滅金國!】
  …?…
  趙桓哭笑不得的看著系統給自己出示的解決方案,自己生不出娃娃來,也怪金人了?
  【滅國絕族:消滅金國,女真族之名,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之中,可獲得成就積分:一百分。】
  【使用一百積分,升級大皇帝體統,可掛載醫療輔助模塊,大皇帝系統將獲得更強大的掃描能力。來檢測身體情況。預計消耗5點積分可修復身體暗傷,恢復生育能力。】
  殺金人生兒子,又多了一個理由啊!
  “系統你這個成就積分到底是什么東西啊?”趙桓冷不丁的問道:“是不是類似功德一樣的東西?”
  【……】
  趙桓打開堪輿圖,岳飛和韓世忠圍困烏沙堡,李彥仙圍困了坤儀州,王稟在中路坐鎮,震懾著完顏宗望遼陽城精銳,沈從楊再興,正在向保州進攻。
  今年岳飛的戰略,吃一塹長一智的他,今年選擇了步步為營。
  行之有效。
  遼東郡正在逐步被大宋所統治,趙桓眉頭緊蹙的看著保州,保、義州在鴨綠江的出海口的位置,一個東岸一個西岸。
  被鴨綠江的出海口一分為二的保義州六城,就是沈從的新軍需要攻伐的地方。
  而去年年底,沈從放棄保州的決定,在趙桓看起來并沒有問題。
  當初金兵大兵云集,剛剛登陸到保義州六城的沈從,壓根沒有多少抵抗能力。
  現在面對防守森嚴的保州,沈從有些難以下手,保義州戰局陷入了苦戰之中。
  沈從和楊再興站在鳳凰山上,看著依山而建的保州,皺著眉頭思考,如何拿下建在半山腰的保州。
  “保州依長白山而建,背后是高數丈的懸崖,除非會飛,否則根本無法從保州的背后攻城。”楊再興將手里的一把豆子喂給了劣馬,無奈的說道。
  沈從同樣悵然的看著保州的城池說道:“關鍵它建在半山腰上,想要攻城,就得突破這城下的這個長坡道,這個坡道上一共三處關卡,都是佯攻,想要拿下保州需要付出太多的傷亡了。”
  “要不然就得繞道大為國。”
  沈從的擔心主要是因為堡州的地理位置實在是太好了些。要打下來,至少要扔下幾萬的宋人軍卒,這對新軍的士氣來說是致命的。
  “要不要利用高麗人?或者從大為國繞道?”楊再興提醒道。
  沈從點頭,看著城池的位置:“高麗的軍隊并不是很弱,若不是王楷一心想要逃跑,金人可能壓根過不了清川江,可惜了。”
  楊再興掏出一份堪輿圖說道:“大為國有很多的花郎軍,不是那么好打的。而且妙清雖然是個光頭和尚,但是他手下有個將領,叫趙匡,非常厲害。”
  “有我大宋太祖之風。”
  趙匡?
  沈從被這個名字給逗笑了。
  高麗人,真的很喜歡抄大宋的東西,甚至連名字都抄的不亦樂乎。
  楊再興嘆氣指著堪輿圖說道:“西京周圍的地勢易守難攻,趙匡也不蠢,金富軾是個文人,他不擅長用兵,又不放心手下的將軍,畢竟高麗國剛剛兩輪宮闈之變,弄得人心思動,所以攻打大為國的戰事,舉步維艱啊。”
  “不過我聽說……”
  楊再興的聲音突然小了幾分在沈從的耳邊,小聲的嘀咕了幾聲。
  “哦?!消息來源可靠嗎?”沈從驚訝的問道。
  楊再興點頭說道:“是靖國婦人林幼玉送來的情報,她已經派出了貼身的丫鬟,前往協助金富軾平叛了。”
  “若是能夠拿下大為國,然后調集高麗軍隊,從天山山脈,就可以直撲保州了。”
  沈從興奮的搓著手說道:“不能讓大丫頭,自己一個人去,那個陳興,就是捷勝軍那個軍需官的兒子,陳興,派他帶著手下一營兵力隨行。”
  大為國的戰事,決定了大宋在保州的戰況,大為國有一條路,可以直通保州城下,不需要走面前這個大緩坡就可以到達保州城下。
  可以減少大量的傷亡!
  持續了三個月毫無進展的戰況,終于有了新的進展!
  “沈將軍!楊都尉!完顏宗弼又在陣前叫陣!罵我大宋是縮頭烏龜!”一個傳令官飛快的跑過來大聲的喊道。
  “走,去看看。”沈從看著戰況終于有了些許的改變,面對完顏宗弼的叫陣,不再是閉營寨大門而不出。
  他們從鳳凰山山上,策馬奔馳而下,回到了營帳之內。
  “這是完顏宗弼送來的書信,沈指揮。”沈從和楊再興回營之后,看到了一個包裹和書信。
  包裹打開,是一身女裝,還是高麗秘色非常喜歡穿的那種露骨的薄紗衣物。
  【沈從小兒!躲在營寨里不出!是在生娃娃嗎!要不要再給你一個月坐月子啊!】
  沈從將女裝展開,嗤笑的說道:“他完顏宗弼難道以為自己是諸葛亮不成?當初諸葛亮宋司馬懿女裝,逼他出堅固的城池出戰,這完顏宗弼果然是蠻夷也,連個招數都學的這么不倫不類。”
  “不過,他這么著急,可能是保州城里的糧草,不太夠了吧。命令各地屯田的軍卒加緊防備其軍卒出關劫掠。”
  “楊都尉,你去會會他?”
  楊再興點了點頭,略帶不解的問道:“為何沈將軍會以為保州的糧草不足了,這是怎么看出來的。”
  沈從在堪輿圖上點了點大為國的西京和保州,手中指揮棒從西京滑動到保州,笑著說道:“那妙清為何敢稱帝建國,還不是得到了金國的授意?”
  “保州的糧草一直由大為國提供,但是現在大為國被金富軾大兵壓境,而完顏宗弼如此著急出戰,肯定是糧草上出了紕漏。”
  楊再興甩了甩頭,將兜鍪帶在頭上,說道:“這種事,沈將軍操心就是,我去把完顏宗弼的腦袋摘下來!”
  楊再興提起自己的長槍,跨馬而出,帶軍卒出了營寨,此時的楊再興已經不再是面對岳飛的那個傷卒了。
  他手里提著長槍,不屑的看了完顏宗弼一眼,拍馬而出。
  “無名小卒,報上名來!某不斬無名之將!”完顏宗弼皺著眉頭看著沖鋒而來的楊再興,皺著眉頭大聲高喊。
  面前的丑漢子,一聲不吭的站在軍陣之前,等待著完顏宗弼派人,場面有些尷尬。
  從完顏宗弼身邊跨馬而出一名將領,大聲喊道:“趙王完顏宗杰,請求出戰!”
  趙王,完顏宗杰,是金太祖完顏阿骨打的兒子,南征北戰,也算是一把好手。
  完顏宗杰站出來的一瞬間,整個金兵大營如同沸騰了一樣,大聲喊著趙王二字,為完顏宗杰助威!
  這一幕讓完顏宗杰非常享受,他享受著這一切,手中長槍一指,對著楊再興高聲喊道:“丑兒報上名來!”
  楊再興的模樣本來就很丑,被岳飛抓住的時候,臉上被劃了不少的傷口,完顏宗杰的這句喊話,讓楊再興略有幾分無奈的拿出了自己的面具,扣在了兜鍪之上。
  楊再興不喜歡打仗之前的垃圾話時間,因為本身顏值不高的他,很難吵贏。
  他懶得跟金人廢話。
  待到完顏宗杰跨營而出的時候,楊再興怒吼一聲,向著完顏宗杰疾馳而去。
  “咣!”兵器砸在一起,砸出了巨大的聲響和一蓬蓬的火星。
  一個照面,楊再興長槍帶血的停了下來,甕聲甕氣的問道:“就這?”
  完顏宗杰驚恐的望著手中已經斷成了兩截的武器,還看到了腰腹部的貫穿的傷口,雙層冷鍛甲被楊再興帶著馬匹的沖擊力,直接劃出了巨大的傷口。
  血流如注的完顏宗杰,不敢置信的看著手中的血跡。
  他輸了。
  楊再興,再次踏馬而來,手中長槍一掃,一顆人頭高高拋起,只見他槍出如龍,刺中了那顆頭顱。
  帶血的頭顱被叉在了槍尖之上。
  楊再興將長槍背在身上,揚了揚頭,大聲的喊道:“還有誰?!”
  完顏宗弼手緊緊的抓著馬匹的韁繩,他的武力和完顏宗杰旗鼓相當,甚至略輸一籌,他不甘心的喊道:“撤!”
  “記住了,小爺山楊再興!”
体彩排列3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