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點看書 > 尊上 > 第2621章 承受的代價

第2621章 承受的代價

第2609章承受的代價
  
  “,你認為幽帝放飛自己完全是他自己的選擇,并沒有受到因果種子的影響,而且,他選擇放飛自己的目的也不是為了結束這一切?”
  
  見大帝點頭,千葉仙王愈發的疑惑,問道:“如果幽帝放飛自己不為結束這一切,他還能為了什么?”
  
  “幽帝在放飛自己之前,曾經對我說,這場原罪浩劫,并不僅僅是為他準備的,同時也是為我,為所有原罪變數,為所有應劫定數準備的。”
  
  大帝凝望著正在放飛自己的古清風,呢喃道:“或許……他已經看見了這場浩劫的謎底。”
  
  虛空之中。
  
  漫天的黑煙,漫天的原罪。
  
  九種禁忌大道已是若隱若現。
  
  阿鼻無間惡修羅、上窮碧落下黃泉、吞天噬地血饕餮,三位霸主的化身也已扭曲模糊。
  
  此刻的他,長身而立,三千黑發早已變成白發,灰白色的煙霧宛如火焰般在周身焚燒著。
  
  沒有人知道古清風的情況。
  
  也無人知曉,現在的古清風還是不是以前的古清風。
  
  唯一知道的是,無論是九種禁忌大道,還是三位霸主的化身,依舊與古清風藕斷絲連,并未放飛,代表古老族人的灰白煙霧似乎已然侵占了古清風的全身。
  
  以玄冥老祖、綠袍老祖為首的一眾原罪老祖聚集在虛空之中,將古清風圍的水泄不通,玄冥老祖仍然化作原罪鬼臉呼吁著,綠袍老祖也站在前頭大聲嚷嚷著,二人似乎都想將妙如來、未央魔帝、逍遙大帝以及黑山老妖這些強大的存在拉過來。
  
  可惜。
  
  無論玄冥老祖與綠袍老祖如何狼狽為奸,又如何分析利弊,妙如來始終盤膝坐在那尊神圣大佛的手掌上,自始自終都未曾動過,也未曾開口。
  
  黑山老妖、獠厄老怪、青燈鬼皇也并未理會。
  
  白愁還是那個白愁,渾身纏綿了白布,只露出一雙眼眸凝視著古清風。
  
  窮奇亦如一個局外人,自出現之后,就沒有說過一句話,哪怕一個字也沒有。
  
  倒是逍遙大帝莫問天在這個時候突然站了出來。
  
  他這一站出來,不僅讓場內的原罪老祖們覺得阻止古清風放飛自己是正確的選擇。
  
  與此同時,也讓對面的大道老祖們更加慌亂,慌亂之余,亦有失望。
  
  逍遙大帝的存在與其他原罪變數比起來,頗為特殊。
  
  原因很簡單。
  
  世人皆知,逍遙大帝為人豪邁,重情重義,不拘小節。
  
  他的朋友很多,多到遍布大荒諸天萬界,也遍布三千大道,不管是天上地下,也不管是地位尊貴的大道老祖還是普通的世俗修行之人,三教九流皆有他的朋友。
  
  有人說莫問天的朋友,不僅遍布諸天萬界,也貫穿天地,橫跨古今。
  
  這話一點也不夸張。
  
  至少,場內無論是大道老祖,還是原罪老祖,其中大半都是逍遙大帝的朋友,也都敬重逍遙大帝的為人。
  
  正因為如此,在上古時代早期的時候,圣地欲要除掉莫問對其進行圍剿,這個消息在諸天萬界傳開之后,立時引起了轟動,上至九天下至九幽,仙道佛道,魔道妖道,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還有大荒諸多巨頭,不少大道帝君,大道王座,包括大道老祖都親自出面前去營救莫問天。
  
  只是如此嗎?
  
  當然不是。
  
  莫問天行走大荒,行俠仗義,不知救過多少仙境宗門家族,也不知救過多少修行之人,所以,那一次諸天萬界,各方天域,很多修行之人成群結隊的前去營救莫問天。
  
  這便是上古時代赫赫有名的群雄逆圣救逍帝,也是逍帝有難萬界來援。
  
  逍遙大帝的一生,為這古今天地的蕓蕓眾生完美詮釋了四個字,英雄豪杰!
  
  即使逍遙大帝是乃原罪變數的消息曝光之后,也從來沒有人質疑過逍遙大帝的為人。
  
  哪怕逍遙大帝出現在場內,很多大道老祖依舊對他寄予厚望,在他們心目中都認為,縱然場內的所有原罪老祖都在圖謀原罪真主,逍遙大帝也絕對不會。
  
  故此。
  
  當他們看見逍遙大帝站出來的那一刻,大道老祖們驚慌之外,更多的是難以置信,是失望之極。
  
  “桀桀!本座就知道逍遙老弟是少有的明白人。”
  
  玄冥老祖說罷,綠袍老祖又接著說道:“逍遙老弟不愧是古今天地的英雄豪杰!”
  
  逍遙大帝看了看綠袍老祖,又看了看玄冥老祖,掃了一眼場內的原罪老祖,淡然問道:“諸位當真認為阻止幽帝放飛自己是最正確的選擇嗎?”
  
  許是沒想到逍遙大帝會突然這么問,玄冥老祖怔了怔,反問道:“難倒逍遙老弟不這么認為嗎?”
  
  “不!”逍遙大帝說道:“我相信對于諸位老祖而言,阻止幽帝放飛自己,的確是最正確的選擇,正如玄冥老爺所說的那般,幽帝若放飛自己,一旦浩劫終結,那么一切也就終結了,你們輸不起。”
  
  沒有人知道逍遙大帝究竟是什么意思,玄冥老祖也有些疑惑,問道:“桀桀,如果本座沒聽錯的話,方才逍遙大帝似乎提到你們兩個字,難不成逍遙老弟與本座不同嗎?還是說逍遙老弟,身在原罪,心在大道呢?”
  
  場內的眾位老祖也都聽見逍遙大帝提到你們二字,言外之意似乎意有所指,難不成真如玄冥老祖所說的那樣,逍遙大帝身在原罪,心在大道?
  
  “玄冥老爺誤會了。”逍遙大帝微微淡笑道:“我莫問天之身的確在原罪,但心既不在原罪,也不在大道。”
  
  “有意思!真有意思。”玄冥老祖發出陰森的大笑,道:“逍遙老弟之心,既不在原罪,也不在大道,那在何方?”
  
  “這是我自己的事情,與你無關。”
  
  聽到這里,不管是大道老祖還是原罪老祖都不知道逍遙大帝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站出來只為奉勸大家,凡事要三思而后行,莫要被人利用,阻止幽帝放飛自己,對于諸位而言究竟是不是正確的選擇,我不知道,但有一點,我很清楚,若是你們阻止幽帝放飛自己,就請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
  
  “清醒的幽帝很可怕,瘋魔的幽帝更恐怖,而迷失的幽帝已經不能用可怕恐怖來形容,幽帝為何會放飛自己,我或許不知道,但我知道,誰若阻止他放飛自己,相信我,這個代價你們誰也承受不了!”
  
  (本章完)
体彩排列3试机号